安庆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雀巢】歪脖树(微小说)

发布时间:2019-10-17 14:15:18 编辑:笔名

田土和树根是发小。

田土记得自打会玩尿尿和泥时,就整天和树根缠在一起玩。他们两家住得不远,两人的妈妈带他们出来玩时总是不自觉地走到一起,孩子做孩子的游戏,大人唠大人的话题。那时田土总挨树根欺负,手里的玩具总是树根玩腻了才让他摸摸,不管这玩具是他俩谁的。树根嘴甜,会哄人,田土手里的吃食玩具总被他哄去。后来田土长了心眼,见到树根就把玩具吃食攥得紧紧不让他碰,树根骗不到手就抢,把田土弄哭为止。

田土和树根一块上了小学,两人之间这种弱肉强食的关系竟发生了惊天逆转。同学玩伴多了,树根把猎食视线转移到别人身上,开始哄别人的吃食抢别人的玩具,哄来的零食玩具会分享给田土。田土被别的孩子欺负时,树根会站出来出手替他报仇。小学至初中,树根竟然成立田土的保护神。

长大成人结婚生子后,田土和树根想干点事业,各自筹集五万块钱合伙开了个小服装厂。勤恳踏实的田土在厂里抓生产,能说会道的树根跑销售。一年下来,按照田土算的毛利润该有七八万净赚也得四五万,可到了树根那里,给工人开完工资后一分钱拿不出来,还欠了村里饭店几千的外债。原来树根爱交往人,不管是工商税务还是远近客户,或者树根认为值得交往的人,招待时一律连吃带喝有拿有送,那点利润全被树根联络感情用了。

田土抱怨:“平时不省着点花,就知道胡吃海喝?”

树根说:“为打开销路投资必须的,跟管理部门搞好关系以后他们肯定照顾咱们。你没看咱们都好几个月不交税费了?

田土说:“不交税管个屁用,能换年货啊?”

本该年底分红,账面上只剩下一堆积压布料和滞销的服装。没钱过年的田土回到家两口子打架,田土一气之下退了股。树根承诺不让田土赔钱,来年还他五万,第二年勉强还了三万后,剩下的两万一欠就是多年。

分开后的田土去建筑队学瓦工,树根接着干服装厂。树根心大,有点急功近利盲目发展,没有许多资金的情况下扩建厂房增加设备,欠了许多外债。树根凭借灵活的头脑和善辩的嘴皮拆东墙补西墙,搪塞不过去了就拿厂里的积压货抵账。

村里人都说树根有能耐,创下许多,部手机、台电脑、辆汽车都是树根先买的。树根买的辆二手轿车开回来没几天,一个债主催得紧,被树根划作高价抵了债。没过几天树根又开回一辆报废轿车等待下一个债主。

那年服装业不景气,树根厂子维持不下去,转行做起木材收购生意。树根找到田土说:“土哥,刚开张收不上木头,你家房后面那排大杨树也长得有些年头了,干脆卖给我充充门面吧。”

田土犹豫再三,还是应了下来。树根找人把作价一万的十几棵杨树锯倒拉走,等田土去要钱时树根说:“我这营生刚开张,资金紧张,得过一段时间给你。”

田土回到家,媳妇抱怨,田土说:“怎么说也是发小,得帮他一把,他以后挣了钱很快就还咱们的。”

树根钱挣了不少,就是攒不住,他爱赌。树根心大,输几万都不心疼,多的时候一夜输了十八万。和村里老实本分的庄稼人相比,树根是个另类,这些年连玩带输糟践那么多钱,换别人早就会倒闭,可他还能继续做,就像渠沟里的水,这边堵了就冲开那边,反正我得流动。村里人夸树根有能力应该说是由衷的,但和他接触时,都存着防范之心。

树根的木材生意做了几年又转了行,开始经营废品收购,废品收购站需要建围墙,可树根竟然找不到一家建筑队愿意接他的工程。这时的树根已名声在外,人都们不敢和他打交道。树根急得没法,又想到了自己的发小——干了多年瓦工的田土。

田土禁不住树根的软磨硬泡,回家劝说媳妇,媳妇说:“他欠咱们三万十好几年了,你还信他?”

田土嘿嘿地笑,“树根说了,干完这活马上连工钱带欠款都结清。”

媳妇禁不住田土的软磨硬泡也答应了,田土带着十七岁的儿子,一个大工一个小工,只两个人去给树根修二百多米的围墙。父子俩起早贪黑干了一个多月才完工,结算一万多的工钱时,树根拿出五千块说,“土哥,这些日子紧张,你先拿这些花着,剩下的年底肯定算清。”

田土回家后媳妇又和他大吵一场,吵完也没办法,只等年底去要债,谁知还没进腊月树根就不见了踪影,手机也关了机,肯定是出门躲债去了。田土两口子接着吵架,年都没过好。

大年初一田土接到树根的拜年电话,树根电话里耐心听完田土的责备,说了大堆道歉的话后说,“土哥,明天我就回去给你把钱都算清,嘿嘿,这几天我赢了二十多万呢。”

田土说:“那敢情好,这回你得说话算数啊!”

树根说:“我给你个挣钱的机会你干不?”

田土问什么机会,树根说:“我带几个老板夜里去你家里玩牌,一晚上给你五百,一个正月下来就是一万多啊。”

田土吓了一跳,这是聚众赌博,犯法啊!他一口回绝。树根说:“你不愿意我可找别人了啊?”

这次树根还真就说话算数,第二天,脑门铮亮一身名牌的树根给田土还清所有欠款,然后在田土家喝酒,树根说:“土哥是我发小,我坑谁也不能坑我土哥。”

田土那晚喝多了点,夜里睡觉胃里涨得难受,田土梦见自己胸口里长出一个怪胎来,那怪胎死劲地往外拱,撑破田土胸口钻了出来,那摸样怎么看怎么像是树根。醒来后的田土睡不着觉胡思乱想,忽然间就借着酒劲来了些灵感,悟出了一些道理。

田土想,别人对树根的人品嗤之以鼻,不敢和他交往,而自己屡次被他蒙骗,却总还帮助他容忍他,不光因为他俩是发小,还因为自己潜意识里有一个梦想附着在树根身上。田土知道自己老实木讷缺少心机,不是做生意发财的料。而树根脑子灵活,好好干肯定能干出点模样。因为自己不行,就把希望寄托在自认为贴心的树根身上,他成就了事业自己也脸上有光,所以才对他一再容忍。田土想,自己就是一片黄土,没有树的高度,没有伸向天空的大树能够拥有的广阔的视野,所以把自己登高望远的希望维系于大树,忍着痛苦让它在自己身上破土而出。但是,令黄土非常失望又无法改变的是,那棵树长成了歪脖树。

田土给自己和树根的关系作了全新定位。

正月初八,树根他们聚众豪赌被公安局抓了。

半年后,田土去监狱里探望树根,树根抽着田土给他带去的香烟泪如雨下,树根说:“土哥,我进来后原来那些酒肉朋友都他妈不露面了,连我媳妇都没来过。也就是土哥才是我一辈子的朋友啊!”

田土说:“反正你时间不长就能出去,在这里边好好想想以后怎么办。别当歪脖树了,当一棵堂堂正正的大树,现在还不晚。”田土说这话时心里暗笑,我田土管不了你这棵树怎么长,可国家管得了。

田土没有告诉树根那次公安局抓赌是他举报的,不过田土想,等以后树根不作歪脖树了,自己肯定会告诉他。

共 255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两个从小一起撒尿和泥长大的发小——田土和树根,长大成人后合伙开了服装厂。田土管生产,树根管销售,一年赚了好几万。树根花销大、应酬多,年底结算两人不但没分到钱,反而欠了外面饭店几千块。田土一气之下退了股。树根以负债经营的方式继续独自经营服装厂。没了合伙人,花钱更没了监督。村里的部手机、台电脑、辆汽车都是树根先买的。树根花销大,还赌博,入不敷出,外面欠了一屁股债。树根拆了东墙补西墙,终于把服装厂拆关了门。树根做木材生意、收购废品,路越走越窄,赌博却是越赌越大。终把自己赌进了监狱。树根的媳妇和他的酒肉朋友没人去看他,只有田土去监狱探望了这棵歪脖树。小说情节简单、语言平实,有一定社会现实意义。树长歪了是很再正过来的。但愿树根这棵“歪脖树”经过矫正后能重新长正。推荐阅读。编辑:大慰

1 楼 文友: 2015-0 -01 00:09:0 欢迎作者来《雀之巢》投稿!羊年吉祥!

小说的故事完整,有可读性,也有教育意义。但是,叙述语言上更接近于故事的写法。如果能在人物塑造和细节刻画上再多费些笔墨就是更好的小说了。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 -02 00:10:59 谢谢老师指点!

2 楼 文友: 2015-0 -01 20:28:54 浪子回头金不换!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 -02 00:11:2 谢谢老师指点

哈尔滨治疗早泄方法
曲靖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玉溪治疗白癫风医院
哈尔滨治疗早泄费用
曲靖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