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倾世药师邪魅魔女要复仇

发布时间:2019-06-26 01:52:39 编辑:笔名

“这一百年,我在司晨宫修炼。”顾倾宇淡淡解释了一句,继续处理手里的猎物。这次他们猎取的是一只七彩斑斓的鸟和一只全身雪白有些像狐狸的六脚浮酃。六脚浮酃肉质鲜美,对女孩子的身体很好,做汤,至于那只鸟,就烤了吧!那丫头一向喜欢他做的烧烤。他一定要努力将这个丫头养胖一点。顾倾宇检查了自己的念魄镯,发现里面的东西竟然还是按原来的位置摆放着,只是整理得极为整齐,不由得幽幽叹了口气。不用说,能做这些事的,除了婉晴凉不会有别人。顾倾宇将那只七彩斑斓的鸟剥洗好,抹上香料,用面粉兑了水,将食材严严实实地裹上一层,放入火堆里,只要等上一段时间,鸟肉熟了,就能吃了,然后熟练地取出一只银锅,配好调料,加了半锅的灵泉水,放在架起在火上煮。不一会儿,肉汤翻滚起来,肉香四溢。婉晴凉看着正在忙碌的顾倾宇,还是感觉有些像在做梦。“夫君,是谁帮你聚拢魂魄的?”顾倾宇是长生果成灵,魂根与常人不同,羽仙歌魂飞魄散并不是彻底消失,而是灵魂碎成亿万片,顾倾宇魂飞魄散,却是化成天地灵气,再也无法回来。究竟谁有这样通天彻地的手段?“阿青,说起来,为夫能回来,还是要谢谢你。”顾倾宇从银锅里舀了一小碗汤,端到婉晴端凉手里,已经是适合的温度。婉晴凉不解地看着他。顾倾宇笑笑,解释:“还记得你当年在黑市买下的那块黑色的石头吗?它是师祖祭炼养魂石,凭着养魂石,为夫的魂魄才得以保存下来。”养魂石回归司晨宫,在他师祖的帮助下,花了三年的时间才重塑肉身。之后近百年的时间,他都在修炼,直到他能在师祖手下撑过三招,师祖才放他回来。这一百年来,他过的也很苦逼,但是这些事,他不想让她知道,轻描淡写地一句话带过。其实这些年婉晴凉的状况,他都看在眼里。看到她上天入地地寻找自己,看到她深夜里抱着被子哭泣……心好像烫伤似的疼痛。他又何偿不想早点回到她身边?婉晴凉半靠在他怀里,心里是从未有过的宁静而温暖。只要他能好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夫君,我很想你。”婉晴凉缓缓道。顾倾宇心里泛起一股暖暖的感动:这个傻丫头!顾倾宇低头在脸颊上轻轻一吻,将她手里的碗接过来:“阿青,来喝汤。养胖一点才更好看。这六脚浮酃肉质鲜美,做的汤味道更佳,尝尝。”婉晴凉配合地喝了一口,感觉这汤是她从来没有喝过的清香美味。“好喝。夫君,你也喝一点。”婉晴凉道。顾倾宇笑笑,他还是感觉她比这个汤更加美味,但是看她目光闪闪的样子,也不忍拒绝,喝了一口。嗯,这汤确实比以前的好喝。顾倾宇的手艺极好,婉晴凉吃得有些撑了才罢手。“夫君,我们回宫吧!”婉晴凉握着顾倾宇的手。他已经平安回来了,也该向师父报个平安。顾倾宇狭长的眼眸微微一眯,笑了笑:“阿青,为夫已经星火传信给他了。我们还是先在外面玩一阵子再说吧。”他回到幻星宫,肯定杂七杂八的事情一堆。他和他家的小妻子才相聚,还没亲热够就被杂事扰得没时间亲热,傻子才会这么急吼吼地回去。怎么也要和他家的小妻子好好在外面玩几年再回去。他们相识不过短短四年,成婚还不过一年时间,却被迫分开了一百年,怎么也要好好弥补一下。婉晴凉虽然不知道顾倾宇在打什么主意,但是顾倾宇刚回来,她心情也极好,自然不会违逆他的意思。顾倾宇见婉晴凉心情不错,就开始忽悠:“阿青,我们暂时不雅回去,也是因为现在还不是回去的时候。”婉晴凉莫名其妙:“难道回家还要挑一个黄道吉日不成?”“当然不是!”顾倾宇看向婉晴凉的神色有些暧昧:“主要是因为为夫还没有准备好礼物。”婉晴凉黑线:“夫君,你觉得师父真的会看重什么礼物?”顾倾宇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当然了会看重,所以一般的礼物不行。”婉晴凉瞧着顾倾宇,感觉顾倾宇话里有坑,但还是好奇他究竟打什么主意,便顺着他的话说下去:“那你觉得我们送什么礼物给师父?”顾倾宇沉吟了一下,看了婉晴凉一眼,目光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阿青,为夫觉得带一个孩子回去。老人家不都是喜欢孩子吗?”婉晴凉瞬间闹了一个大红脸,虽然她一直很想要一个孩子,但是,孩子哪是那么轻易来的?……十年后。玩够了的顾倾宇终于带着娇妻回到幻星宫,结果,接到了整个幻星宫的人的欢迎以及——他们师父的白眼。当然,顾倾宇肯乖乖的回来,不是因为良心发现,而是因为婉晴凉有了身孕,不宜在外面游荡,所以带回幻星宫来养胎。星尊帝君本来想狠狠算计他们一回的,但是看在婉晴凉有了身孕的份上,还是心软地放过他们一马。尽管顾倾宇回到了幻星宫,但是大部分的时间都不管事,天天陪着自己的妻子养胎。婉晴凉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摘星楼上,云雾缭绕,婉晴凉坐在栏杆上,俯瞰整个幻星宫。顾倾宇对于自己妻子的饮食起居都照料得十分仔细,就算是婉晴凉的一杯清水都不假手于人。婉晴凉看他紧张的模样,不禁有些好笑:“夫君,你有没有觉得你太过紧张了?有身孕的是我不是你。”顾倾宇瞧了她一眼:“若是可能,为夫来也行。”虽然婉晴凉并没有一般女子的怀孕反应,但是现在才两个月,以后肚子里的孩子越来越大,她还是会有些辛苦。婉晴凉:“……”这笑话很冷。“怎么跑上这儿来了?”顾倾宇问。他才离开一会儿,婉晴凉就一个人来了这里。婉晴凉偎在顾倾宇怀里,悄悄凑过去,在他脸颊上轻轻一吻:“夫君,有你陪伴真好。”以前,心里难过的时候,她也喜欢站在很高的地方远眺,感觉自己是个天地背弃的人,但是现在,她不再是一个人了。她身边有她深爱的丈夫,她腹中还有他们的孩子。顾倾宇心里暖暖的,抱着她:“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声音平淡,却是坚定的承诺。

鞍山专治癫痫的医院
九江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松原白癜风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