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正文第334章水落石出万民朝拜

发布时间:2019-06-24 22:07:44 编辑:笔名

宋嵩带着神秘的黑衣人来到牢房,吩咐任何人都不许靠近,随后便恭敬地请黑衣人进来,自己在外面守着。</P>林锦在牢房之中,看到他一步步走进,心慢慢提了起来。</P>“王妃好雅兴,在这牢房之中玩耍,是不是别有新意?”黑衣人桀桀地笑着,隐在黑暗中的脸似乎扭曲着,但林锦一点也看不到。</P>她把手放下去,握紧床板,眼睛直直地盯着他:“在牢房玩一玩的确有趣,但是一想到能够看到你如丧家之犬,四处逃窜的样子,我觉得更加有趣。”</P>黑衣人倏然拉下围帽,果然是炎墨尘,只见他目眦欲裂,一双眼化作利剑,向林锦看去:“几日未见,你越来越牙尖嘴利,不过,本王就喜欢撕烂会反抗的嘴!”</P>炎墨尘心胸激荡,不愿再在这危险之地,与她废话,看过林锦现在的样子,就想逃走,林锦看他要走,心中焦急万分,谁知此时门外突然响起一阵吵闹,似有大队人马闯了进来。</P>他可不会天真地以为那是来帮助自己处死林锦的,但是此刻,宋嵩已经自乱阵脚,跑进来不知所措,一个劲地求炎墨尘救他。</P>炎墨尘心中烦闷,一脚踢开他,四处张望,不见有其他出口,眼角余光瞥见一脸欣喜万分的林锦,他拔出墙上的钢刀,劈开牢门,就把林锦拽了出来。</P>随后,一把钢刀架在林锦脖子上,她不敢乱动分毫,炎墨尘向外走,看了一眼宋嵩,怒喝一声:“不想死就跟上,孬货,不过区区小卒,有王妃在手,还怕没人让路?有何好怕!”</P>两人向外走,到了门口,只见外面已被层层包围,走在前面的竟然是三王府的管家和陈泗,炎墨尘皱着眉思量片刻,展颜一笑:“看来王妃也不得宠呀,炎墨绝忙着风花雪月,没空管你。”</P>“那也不关你的事,本妃锦衣玉食,受人尊敬,总比你抱头鼠窜,被人唾弃强了太多。”林锦虽心中疑惑,陈泗既然找到了三王府,为何如炎墨尘所说,炎墨绝没来?只是此刻顾不上想太多。</P>炎墨尘心中得意,以为拿了林锦就安全无虞,一路向外走,看见御林军畏畏缩缩的样子更加嚣张,恰在此时,一个兵卒手下不稳,一箭射了出去,随后其他人以为有人发号施令,也射了箭,炎墨尘一时躲避不及,随手就将身后的宋嵩挡了出去,林锦不察,就被万箭穿心的宋嵩溅了一身的血,她心中惊惧,对炎墨尘的冷漠与阴毒更加害怕,连在他落难时以命相救的宋嵩也不放过。</P>只是还没等她有所动作,一支箭穿过宋嵩的腋下射在了林锦的胳膊上,剧烈的疼痛让她脚下一软,炎墨尘也惊呆了,没想到他们真的不顾林锦死活,一时松了钢刀,若是林锦死了,自己更没了仪仗。</P>陈泗与管家看见御林军竟然攻击,王妃中箭,连忙喊了停手,众人换了刀剑趁机围攻炎墨尘,将他拿下。</P>而林锦已经被疼痛弄晕了过去,炎墨绝这时才赶来,他之前收到消息,炎墨尘出现在城东,所以派兵去搜,谁知无果,回府后才收到了陈泗送的消息。</P>看着一脸痛苦的林锦,炎墨绝一脚踢开管家,他几乎要暴怒了,抱着她上了马,也不管炎墨尘,直奔向皇城。</P>太医院里,几个太医诊断过后,这才禀报:“王爷,这箭伤是小,只是剪头乃是军用的三镞箭,里面倒刺挂入肉中,若手法不当,恐怕要连皮带骨地拆了下来,还王爷请了军医来,我等常年在宫中,这手法上,尚不及军医熟练。”</P>炎墨绝听了,皱着眉头又如风一般,飞身而去,如此几番折腾,林锦包扎了伤口,回到府中已是晚上了。</P>另一边,白流苏不知为何,一脸惊恐地从牡丹苑逃出来,一路疾行,沿路不敢与人说话,却在花园里遇到了周大娘。</P>“白苏,这大晚上的你不伺候夫人安枕,要去何处?”周大娘疑惑地看着她。</P>白流苏没想到大半夜,在这偏僻的后花园还会遇上她,支支吾吾了半天才道:“夫人刚才梦魇了,想让我来园子里采撷鲜花,回去放在枕边安神。”</P>周大娘心中虽有疑虑,但夫人一向脾性怪异,自己倒也不敢说什么,只叮嘱让她赶快回去,就走了。</P>白流苏假装采花,一看她离去,就急急忙忙地小跑着,进了千佛堂这才停下。</P>而此时,整座刘府都亮起了灯,都在寻找白流苏。下人们被集结在正院,得了夫人号令,分成了几拨四处探查,惊动了老夫人。</P>白流苏进了千佛堂,躲在白喜的房里说话。老夫人被惊动时,她正要和白喜逃出刘家。</P>谁知,周大娘早知白流苏从后花园经过,必定是去找白喜,想着要拿头功,她没说出来,却带着人将千佛堂围了起来。</P>白流苏一脸惊惧,那个妖妇,若真抓到自己,只怕要灭口了,老夫人突然出现在白喜门口,什么都没问,只说了一句:“丫头,快跟我来。”</P>两人跟着老夫人到了佛堂,只见她在佛堂前跪了下去,手伸在香案下按了什么,突然佛像转动,底下露出一条密道的入口。</P>公主已经惊呆了,她伺候老夫人这一段时间,还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老夫人转过身,对白苏说:“丫头,这密道通往城中一处废宅里的枯井,你带着白喜,到了那里,你只要拿着地上的棍子敲了敲井壁,一长一短,自有人接了你们出去。”</P>“老夫人,您不走吗?”公主已经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难过地问。</P>老夫人看了看白苏,叹了口气:“有了今天这出,我就知道你一定发现了这刘府里的秘密,我老了,无力阻止,只能救一救能逃到我这千佛堂的人,你们快走吧。这到底是我的家,那个贱妇,不敢对我怎样!”</P>公主还待不舍,白流苏已经谢过老夫人,一把抓住她,就向里面逃去。</P>等不到开门,带人冲进来的周大娘搜寻无果,这才被老夫人训斥,退了出去。片刻后,老夫人叹了口气,脸上出现微微舒缓的笑容,一切又恢复了原样。</P>第二日,公主率领大理寺众人,捉拿刘家夫人,与三法司公开审理。</P>原来,那日半夜,白流苏守夜听见声响,进了内室发现夫人不在,墙上有一暗房,她悄悄进去,却看见夫人正在以处子之血凝练血香露。</P>这血香露是从前宫中的贵人为保容颜研制的房子,但是过程极其阴毒,一经使用,若中途断绝,就会加速衰老,这刘家夫人自从得了秘方,就杀人去血,府中下人一有犯错就会被发配出去,府中的严婆子,就是夫人手中的屠刀。</P>夫人得了秘方,但是丫鬟若是失踪的太快,也会被人发现异样,而她容颜常驻这么多年,就是因为她把秘方改了,用胎儿之血代替了处子之血,府中的姨娘怀了孕,孩子多半保不住,或者会夭折,皆是因为夫人要采血炼香。</P>却说,刘黎是刘家原配夫人所生,因被夫人打压,刘老爷对此视而不见,心灰意冷这才花天酒地,但是有一日不经意发现了夫人的秘密,刘黎虽品行顽劣,却见自己幼小的弟妹被夫人如此毒害,他知道父亲刘老爷一直纵容夫人,便想报官。</P>夫人知道他要报官,便将他绑了,下了毒手,还故意虐待他,伪装成寻仇。老夫人心知她心肠歹毒,却无力阻抗,只能将自己的院子修成佛堂,从此闭门不出,所有丫鬟逃去她处,便施以援手,真是如此,夫人才视老夫人为眼中钉,肉中刺。</P>此事曝光,消失已久的陈佳也出现了,原来她被刘夫人胁迫,污蔑林锦,陈佳害怕写了证词后,带着母亲逃到了刘邈的家里,这才躲过了后来想杀他灭口的刘夫人。</P>此案人证物证齐全,经大理寺和三法司共同审理,一经公开审理,全城沸腾,世间竟有如此狠毒之人,还有刘成,对自己的儿女也浑不在意,简直枉为人父,再加上他被炎墨尘所骗,污蔑林锦,也被捕入狱,秋后问斩。</P>刘家上下被抄家,只有老夫人多年来行善积德,因救了公主一命被接入公主府修了佛堂,从此青灯古佛,不问世事。</P>此间事了,公主心情低落,想到那些被无辜残害的孩子,她再也提不起写话本的心了,还是林锦劝她,将此事在报纸上公开,警醒世人,公主这才稍有心安。</P>炎墨尘被抓后一直未被审讯,直到三王爷炎墨绝在大臣的百般请求下登上皇位,登基之日,他被以叛变之罪消除玉碟,贬为庶民,终身囚禁在宗人府。</P>而这一天,曾经被他抛弃,羞辱,终害掉性命的林锦,终于以全新的生命,穿上凤冠霞帔,被首席大宫女白流苏搀扶着,以皇后的身份和炎墨绝一起祭祀皇天后土,登上那个的位置,接受万民跪拜。</P>

本溪医院治疗癫痫病
嘉峪关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通化癫痫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