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唯我剑尊 417 道心如铁

发布时间:2020-02-15 19:57:30 编辑:笔名

唯我剑尊 417 道心如铁

一时间,所有的凡人,双眼一片血红。

他们看着天空之中的许易阳和杨破军,疯狂叫嚷着。

他们无法腾空,却从地上捡起了土块石子,死命投掷……

“如何?你也看到了,你倾心照拂的这些家伙,就是如此的猪狗不如。”那老者转向了许易阳,面上又出现了那一丝笑容,和煦、灿烂。

可在许易阳的眼中,却那么的可恶!

“人心易变啊!”那老者悲悯叹息,看着许易阳,“只消道友点头,这一切……”

“不错!”许易阳忽然放声大笑,打断了那老者的话语,“确实是人心易变。可我自有道心如铁!”

说罢,许易阳一声长啸,六口飞剑顿时轰然震动。那轻灵的飞剑,在微微颤动之间,却爆发出了滚滚闷雷之声!

六口飞剑,激射而出,目标赫然是那三名老者。

那三名老者淡淡一笑:“当真是冥顽不灵!”

随即,当先一名老者,一挥拂尘,顿时一道霞光出现,托住了那六口飞剑,却怎么也落不下去。另外两名老者,却齐齐开始掐动法诀,方圆数里之内,地面之上光华浮动,瑰丽无方。

杨破军的面色,瞬间就变了。

他看到,这片光华闪烁起来,却附着在了每一个凡人的身上。随后……这些凡人,竟然漂浮起来,在空中飞翔!

这些凡人一阵慌乱,随后就是狂喜起来。

这是青玄宫的上仙,在给他们机会!

瞬间,他们就忘记了一切,眼中只有许易阳和杨破军这两人。

冲上去!只要能够杀掉这两个家伙,一切就都结束了。

看着眼前的一切,许易阳只感觉到了一种彻骨的悲凉。

“你看到了吧?这就是你要维护的。”那老者轻笑起来,在那如同闷雷滚滚的飞剑轻颤声中依旧清晰无比,“识时务者,乃为俊杰!若是道友肯点头,一切依旧。”

许易阳目光之中一片血红,可是渐渐的,却恢复了清明。

看着眼前的三名老者,许易阳一声大笑:“你想扭曲我的本心?”

就在这危急的时刻,许易阳忽然看清楚了一切。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虚幻!

许易阳永远不相信,上古修士所采用的宝物分阶方法,会和剑匣所说的一样。他更不相信,会有一个什么劳什子的青玄宫,瞬间就能拿出那么多的先天至宝来。

这种种的种种,为的,不是要将他许易阳击杀,而是要让他改变心意。

说起来,多么简单!只要点一点头,就能和这样一个随手拿出数件先天至宝的势力拉上关系,仅仅是不需要去理会那些凡人而已。

这世界上,得到从来都是和付出成正比的。没有付出,怎么会有回报?

从一开始那些修士随意的屠戮凡人,将其视同猪狗一般,再到后来的屠城,这说穿了,许易阳却觉得设置法阵的那个上古修士,实在试探自己的态度。

若是自己漠然不理,只怕会生出其他的变化来。

而在确定了自己的心意之后,这法阵,就生出了诸般变化!例如……屠城!所以,之后才有了他们轻轻松松击杀那么一支修士大军的事情出来。

所以才有了那一群逃难的凡人!

之后,先有利诱,然后便是威逼!如今,更是用这种近乎无赖的手段来逼迫。

他想要的,无非就是本心的动摇。

想到了此处,许易阳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一声断喝,面对三名修为惊天的老者,许易阳悍然冲击而去。

那些凡人,狂乱呼号,却怎么也无法靠近他和杨破军分毫。

许易阳断定了,如果留下寒兰遗址的上古修士,真的是喜好玩弄人心,那么只要自己本心不动,就绝不会被其用蛮力降服。

因为若是当真如此的话,他们哪里能够走到这一步?早在个法阵之中,就被那丑陋修士斩杀了。

当然,那丑陋修士,只是个表象,真正发力的,还是法阵自身而已。

若是此刻有人在侧,必然叹服许易阳的判断之。

许易阳和杨破军,只感觉自己身在一个庞大无垠的世界之中,可是从旁观看,却只发现他们二人傻愣愣的站在那长廊之中,对着一幅画在发呆。

他们两人双目紧闭,面上种种神情变幻不休

。过了许久,却忽然就见到许易阳和杨破军二人齐齐喷出一口鲜血了。

再过得片刻,却出现了更恐怖的一幕!只见呆立在画卷钱的杨破军和许易阳两人,身上齐齐出现数道伤口,衣物却丝毫未损……

他们两人脸色,越来越苍白,气息也越来微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许易阳一声高呼,倏地睁开了双眼,却一丝神采都没有,宛如重伤未愈。

再看杨破军,却更是不堪,竟然一屁股就跌坐在了地上。

两人睁开眼,吃惊的对视了一眼,却都没有说话,而是向口中丢了几颗丹药,就开始盘膝疗伤。

就在那一段时间,许易阳和杨破军二人,经历了种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就在许易阳对着三名老者发动冲击的瞬间,忽然出现了许多修士,竟然协同许易阳和杨破军二人,将那三名老者斩杀。

这些修士,却和许易阳口径一致,说什么看不得青玄宫如此屠戮凡人,凡人乃是修士根基之类……

之后,便是种种大战。凡人又是如何在两者之间摇摆,每每令人愤怒不已。

可许易阳却始终把持住了本心,毫不动摇。

无论什么,许易阳都坚守底线,绝不退让。

……世界崩塌了。

许易阳和杨破军看到空间出现一个恐怖的空洞,将一切都吞噬粉碎……

然后,一切都结束了,他们发现,自己就站在这长廊之中。可是……在那个世界经历种种恶战的伤痕,却都在身上一一出现。

刚才的一切,到底是真是幻?这倒是让许易阳和杨破军二人有些迷惑起来了。

不过,不管是真是幻,如今都已经结束了。

花费了数天时间,两人才调理好了伤势,起身时,却发现那副画卷,如今却一片云雾缭绕,什么都看不清楚。

“还真是凶险!”走出长廊,杨破军这才一声叹息,声音之中充满了后怕。

许易阳只是淡淡一笑:“我觉得,以后我们会遇到更多这样的事情。设置这等阵法的前辈,当真是……可怕!”

杨破军也是连连点头。

“许多时候,我都忍不住要改变瞬间心意。”许易阳停在了下一进长廊前,转身对着杨破军很是认真,“可我都坚持了下来,甚至许多时候都显得有些刚愎,硬生生将你拖入了苦战之中。”

杨破军微微摇了摇头:“说这些做什么?事实证明,你是对的。”

许易阳看着前方长廊,却发现其中依旧是一幅画卷!当下心中便是一凛,口中却严肃的对杨破军说道:“不知道破军道友可曾听过温水煮青蛙的故事?”

杨破军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自然听过的,你这是……”

话说到一半,杨破军却忽然浑身一震,瞬间就愣住了。过了好半晌,他才长叹一声,认认真真的对许易阳行了一礼:“多谢道友!”

许易阳也是苦笑摇头:“你我何须这般见外客气。”

杨破军却严肃认真地看着许易阳:“若不是道友坚持,我等有一丝让步,下一次就会有一寸让步!再来,便是一尺、一丈,直到落入深渊之中。温水煮青蛙,好生恶毒啊!”

“是以,从现在开始,一旦进入这等幻阵,我们便须寸步不让!”许易阳的声音,斩钉截铁。

杨破军也是重重点头。

“也不知道,这一关到底是什么。”看着前方长廊之中的画卷,两人都是摇头叹息。

也不知道到底是何等阵法神通,许易阳和杨破军二人,能够清晰地看到前方长廊之中有一幅画卷。可无论他们二人如何运足目力,却都是休想看到那画卷上面的内容分毫。

两人对视一眼,深吸口气,同时向前踏步而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