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贵女反穿日常第157章回归

发布时间:2020-01-26 11:34:30 编辑:笔名

贵女反穿日常 第157章 回归

“哇~~呜哇~~”

清晨,天还没亮,上房西次间便想起了此起彼伏的哭声,两个小奶娃卖力的啼哭着,以提醒大人们她们饿了!

“快,快把幸姐儿、福姐儿抱出去!”

齐谨之抢在孩子们吵醒顾伽罗之前,一个跃身从矮榻上跳下来,飞快的抄起两个女儿,鞋都来不及穿就奔到了屏风外。.xinЫqi.

昨天值夜的是另外两个乳母,与金、李二人一样,是妙真大师一起选派来的。两人一个姓赵,一个姓梁,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妇人,体型微胖,看着白白净净很是利索。

两人夜里几乎都没有怎么睡,全都和衣守在屏风外,早在福姐儿个醒来发出细微哭声的时候,两人便反应过来。

只是里头的主人没有发话,她们并不敢造次。

眼见齐谨之火急火燎的跑出来,两人来不及行礼,纷纷接过自己要带的孩子,反身坐回榻上。

齐谨之赶忙避嫌,转身回了屏风后。

赵、梁两位这才侧过身子,撩起衣摆,堵住了两张嗷嗷待哺的小嘴儿。

哭声戛然而止,齐谨之穿着里衣,拿袖子擦了擦汗,长长的舒了口气,“还好,还好,没有吵醒阿罗。”

然而他并不知道,被他认定还在熟睡的顾伽罗,早在身边的孩子发出响动的那一刹便醒了过来,只是顾伽罗心里藏着事儿,硬是忍住了没有睁眼。

这会儿屋子里没了人,顾伽罗缓缓睁开眼睛,露出一双深有所思的双眸。

“看来,在博衍的心中,如今的我竟是如此的脆弱,如此的需要保护!”

顾伽罗心里涌上百般滋味,多的自然是感动,被自己的丈夫如此看重、疼惜,让顾伽罗觉得之前吃得苦、受得累全都值了。

但除去感动。还有无尽的懊恼与自责。

她这是怎么了?博衍在外头已经够艰难了,她却一直沉浸在自己偶尔犯下的一次错误中无法自拔,每日里以产后调养为借口,不让自己清醒过来。

让博衍忙完了外头还要分心顾及内院。如今更是几乎要成为丈夫的拖累!

这、这真是太不应该了!

顾伽罗用力掐了把掌心,暗自做出了一个决定。

天光大亮,两个孩子吃饱喝足又拉完尿完后,被乳母们收拾得妥妥的,然后悄悄放在顾伽罗的大床上。

齐谨之换了衣裳。弯腰在床前看了看,见到母女三个并排睡得香甜,他不禁弯了弯唇角。

伸手帮顾伽罗掖了掖背角,他这才抬腿去了外间。

用罢早饭,齐谨之唤来曲妈妈和冯妈妈,仔细叮嘱了几句,他便去前衙办公了。

齐谨之的人影刚刚远去,‘沉睡’的顾伽罗便醒了过来。

紫薇端来温水,伺候顾伽罗漱口、擦脸、梳发。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顾伽罗的状态好了许多。虽还是一脸病容,但好歹多了几分精神。

紫薇正欲将东西收走,顾伽罗却道:“把镜子拿来。”

紫薇怔愣了下。

话说自顾伽罗怀孕后,她的脸上便开始冒出一些黄色的斑点,面庞也发福得厉害,撑得五官都有些走形了。

要知道,顾伽罗可是一双丹凤眼,细长的双眸,眼角微微上扬,如果是原本的巴掌小脸上。比例恰当适宜,自然是相互映衬得流光潋滟、风采灼灼。

可、可若是生在一张发面馒头的大脸上,啧啧,那画面实在让人不忍直视。顾伽罗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当场命人将镜子都收了起来。

生产时她更是在鬼门关上溜达了一圈,命都丢了半条,气色、精神则是差到了极点,面皮儿惨白,嘴唇都没有血色,那模样就跟女鬼似的。

哦。对了,还是那种长满妊娠斑的女鬼。

顾伽罗都不用照镜子,就能猜出自己的模样有多难看,为此,她甚至连水盆都不肯直视,就怕看到令她沮丧的丑颜。

身为顾伽罗的贴身大丫鬟,紫薇比任何人都清楚她的心思,所以,都不用顾伽罗发话,紫薇便悄悄命人将房间里的镜子都收了起来。

这都过去三四个月了,顾伽罗却猛不丁的让人拿镜子,紫薇不吃惊才怪呢。

“……大奶奶,您――”紫薇吞了口唾沫,小声的试探道。

顾伽罗仿佛没有看到紫薇的小心翼翼,加重语气的重复了一遍:“给我拿把镜子过来。就拿那把水银玻璃把镜。”

拜诸多穿越者所赐,这个时空早早就有了玻璃,清晰照人的玻璃镜也被‘发明’了出来。

如今,但凡富贵些的人家,都能拿出一两面水银玻璃制成的镜子。

冯大舅是做过首任市舶司使的人,跟海内外商家的联系不是一般的密切,很多尚未在市面上流传开来的货,冯家都应有尽有。

作为冯大舅看重的外甥女儿,顾伽罗也能在时间享受到那些品、货,比如她的嫁妆中,就有一面一人高的水银玻璃镜。

这种尺寸的镜子,在大齐朝也找不出几块儿。

至于其它小尺寸的镜子,顾伽罗更是应有尽有。她日常喜欢用的,则是一把小巧的掐丝珐琅银把镜,镜面不过巴掌大小,拿在手里甚是方便。

“……是,大奶奶。”

紫薇终于反应过来,赶忙跑去东次间,搬来个鼓墩,方在靠墙百宝阁的顶层取下一个匣子。匣子一尺见方,里面放了大大小小七八块镜子。

她拿了那把把镜,将其它镜子收好,而后吸了口气,重新回到西次间。

“大奶奶,您真的要照镜子?”

紫薇还是小声的提醒了一句,唯恐顾伽罗照了镜子会心情不好。

“快,快拿过来啊!”

顾伽罗有些不耐烦了,不就是让拿个镜子嘛,有必要弄得跟天塌下来一样的郑重?

紫薇见顾伽罗是真急了,不敢再耽搁,紧忙把镜子捧到近前。

顾伽罗拿着熟悉的把镜,深深吸了口气。翻转镜面。只见银光一闪,光滑明亮的镜面上,清晰的反射出一个肉肉的大圆脸,脸皮没有血色。眼皮微肿,眼下有着明显的黑晕。

两眼无神,脸颊肿胀,下巴胖出了好几层。

明明是熟悉的五官,却给人一种陌生的感觉。

还有那些擦不掉的斑斑点点。仿佛上好的白璧侵染了瑕玷……

镜中的一双黛眉紧蹙,让原就脆弱、不自信的面容上多了几分愁苦。

愁苦?!

她顾伽罗,堂堂赵国公府的嫡出千金小姐,正儿八经的大齐贵女,就算是沦落铁槛庵的时候,也从未有过这般模样。

她、她现在这是怎么了?竟变得这般没用?!

顾伽罗抿紧唇,伸出食指按在眉心,用力揉着:不,她是国公府世子爷的嫡长女,是东齐的大奶奶。更是妙真大师看重的人,她的骨子里应该是骄傲的,而绝非自卑。

顾伽罗放下把镜,低头看了看熟睡的女儿,径直起身,缓步往外间走去。

紫薇紧跟上来,伸手就要扶她。

顾伽罗却抬了抬手,甩开紫薇的手,淡淡的说了句:“放心,我自己能走!”

她不能再沉浸在‘意外早产’的懊悔和自责中了。她也决不能变成一无是处、事事依赖丈夫的无能妇人,她要重新做回顾伽罗!

紫薇愣了下,定定的看了顾伽罗一眼。旋即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熟悉的大奶奶,貌似又回来了!

顾伽罗缓步走到外间。

冯妈妈端着刚刚熬好的药进来。见顾伽罗竟端坐在正堂的罗汉床上,登时吃了一惊,“大奶奶,您、您这是?”

这些日子以来,大奶奶讨厌踏出房门,这几日若非大爷好赖劝着。大奶奶根本不会来外间。

今儿却――

“躺了这些天,也该出来坐坐了,”

顾伽罗应了一声,伸手接过药碗,一股浓浓的苦味儿冲入鼻腔。

她微微皱了一下眉,捏着鼻子,仰脖将一碗药全都灌了下去。

冯妈妈又是一惊,大奶奶今儿竟没有嫌药苦,更没有发小脾气?她悄悄冲着一旁的紫薇使眼色:大奶奶没事儿吧?

紫薇赶忙摇了摇手,没事,大奶奶好着呢,您老可千万别说错话。

冯妈妈眼底闪过不相信,但还是忍下心底的疑惑,接过空碗退到了另一侧。

“大奶奶,萧十九姑娘来了。”门外响起小丫鬟的通传声。

“进来吧。”顾伽罗略略提高了音量。

话音方落,一身靛青色男装的萧十九走了进来,行至近前抱拳行礼,“属下见过大奶奶。”

“都是自家人,无须多礼。”

顾伽罗指了指下首的官帽椅,示意萧十九起身入座。

萧十九谢了座,利索的撩起衣摆做了下来。

坐定后,萧十九不着痕迹的打量了顾伽罗一番。

自七夕那日顾伽罗生产,这还是她次单独召见自己,萧十九心里也有些疑惑。

听后衙的下人说,顾大奶奶生完孩子,不但身子垮了,连精神头和聪明劲儿也都垮了。

整日里窝在房间里唉声叹息、自怨自艾不说,还任由一个外来的舅太太和表小姐横冲直闯,弄得整个后衙都怪怪的,若不是大爷盯着、曲妈妈管着,那些个丫鬟婆子定会生出事端。

萧十九等人听了又着急又担忧,偏主人不召见,他们也不能在齐家的后院乱闯。

再者,少主出事,究其原因还是他们保护不力。尤其是萧十九,那日做出‘撤离后衙’决定的便是她,少主才会出门就遭遇了意外。

说句不好听的,萧十九现在就是戴罪之身,乖乖的听候主人发落才是正经,她哪儿还敢再肆意乱为?

今日好不容易看到了顾伽罗,萧十九发现少主虽比传说当中的有精神,但确实憔悴、虚弱了许多,而这一切全都是她造成的!

思及此,萧十九站起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奶奶,属下该死,那日都是属下的错,害得大奶奶――”

“好了,事情都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

顾伽罗打断萧十九的话,淡淡的说:“再说那日也不全赖你,是我自己乱了阵脚,这才出了意外,与你没有太大的关系。你且起来吧。”

萧十九的头几乎要垂到地上,身子微微颤抖,“不,属下没有保护好您,这就是大错一桩。大奶奶,您惩罚属下吧,这样属下也能好过些。”

少主的处罚,好歹要比主人的处罚轻一些,总不至于要了她的性命。

“我说让你起来!”

顾伽罗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语气虽然很淡,却让人清晰的感觉到她的不虞。

萧十九心里咯噔一下,这才发觉,自己刚刚似乎就犯了一个错。她、她竟受了那些流言的影响,没有将少主的位置摆正。

赶忙站起来,萧十九规规矩矩的站好,干脆的回道:“是,属下遵命!”

“很好,我说过了,那件事已然过去,谁都不许再提。”

顾伽罗态度缓和了些,缓缓说道:“前些日子我调理身子,许多事便暂时放了下来。如今我身子大好,有些事就必须重新抓起来了。”

萧十九眼中闪过一抹亮光,态度愈发恭敬,“大奶奶请吩咐,属下定会全力以赴。”

顾伽罗满意的点了下头,“咱们家里没有长辈,偏我又要做足双月子,所以大爷便请了马家的舅太太前来帮忙。来者是客,舅太太还是大爷和我的长辈,齐家上下理当好生招待,我无法亲自照看,有些事,便要劳烦萧姑娘帮忙了。”

比如在东跨院里安排点人手,密切伺候楚氏一行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萧十九立刻明白了顾伽罗的意思,抱拳应道:“大奶奶放心,属下知道该怎么做,待会就下去安排。”

顾伽罗又道:“还有,我整日待在屋子里,实在无聊得紧,外头若是有什么,你不妨多探听些回来告诉我,好让我也消遣消遣。”

比如京中风云、水西八卦,以及乌蒙动向,过去萧十三他们是怎么做的,现在就怎么做,还要更加详尽。

毕竟背后的黑影不除,顾伽罗一日都不能安心。

“是,属下省得。”萧十九用力点头,表示定会与其它同伴一起,完美充当主子的耳目。

顾伽罗似乎重新找到了感觉,一条条命令吩咐下来,她的心愈发安定,“对了,还有一事是要萧十三帮忙,待会你去转达一下……”未完待续。

长春治疗银屑病去哪家医院
广汉市妇幼保健院
南宁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阳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癫痫病
邯郸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