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杨柳】三段论 (微型小说)_a

发布时间:2020-01-17 01:19:29 编辑:笔名

摘要: 柳开始梳理自己的思绪,那三次出乎意料的经历的影像开始清晰起来,如发生在昨日一般,便如放电影般的一一再现。 柳的心情极差,她踱步来到一处空旷的原野,这里的天那么蓝而且远,远的仿佛要离开人间,这里的树那么绿而且跌宕,跌宕的好像一潭绿色的海洋。那长满豆豆的枝干,开满丰腴的花的树,把这里打点的如此完整无缺。给人一种静谧和谐唯美的感觉。柳的心情也随着这美的景致,开始舒朗起来,柳开始梳理自己的思绪,那三次出乎意料的经历的影像开始清晰起来,如发生在昨日一般,便如放电影般的一一再现。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秋日,柳抱了不满周岁的儿子,来到楼下不远处的小花园,已是深秋,草地开始衰黄,只有常青树的叶,在萧萧秋风的摇曳下,舞者曼妙的舞姿,斑驳的树影昭示着它的丰满,柳捡了阳光富裕的地方落座,享受着午间阳光的亲吻,和儿子进行着无言的交流。

“大姐,帮帮忙吧。”一个略粗的女人的声音从柳的身后传来,柳回头望去,只见三个人,具体地说,三个女人,一个中年妇女,二个十八九岁的女孩。衣衫破旧,操着地方乡音,其中一女孩,手中半遮掩的拿着一个破布包,三个人来到柳的面前,三双期待的眼睛凝望着柳,柳从惊异中回过头。“我能帮你们什么呢?”

只见那女孩从破布包里取出一张揉皱的发黄的纸,慢慢展开递与柳。

“我们不识字,你帮我们看看上面的内容。”她们不识字也许是真的,他们不识那张纸上的字,定是谎言,这是柳得出的结论。

柳从她手中接过那张纸有分量的发黄的信纸,只见上面竖行排列,写了不满三行行草,大概意思是某某已逝者的遗嘱,和黄金有关。柳向她们描述了纸中的内容。

“这是爷爷给我们的遗产,我们不识字,所以不知道如何拿到。你看,大姐,我们现在还没吃饭呢,不如你先给我们一些饭钱,我们把这张遗嘱暂且保存在您这里,若您能取出这些黄金,也有您的份,您看如何?”拿布包的女孩乞求道,另一个女孩和年长的妇女也附和着。

柳看着她们三个着实可怜,便动了恻隐之心,瘦弱而且贫穷,又没有读书的机会,先带回家给她们做些吃的,然后再做别的打算。便领她们向家中走去。

“柳,你过来一下。”邻居王阿姨把柳叫住,“你认识她们?”

“不认识,看她们可怜,给她们些吃的。”

“她们是骗子,我在别处见过她们的,你可别上当。”

“不会吧,是真的?”柳半信半疑,一个中年女子,带着两个女儿,衣衫破烂,瘦弱,饥饿。。。。。。会是骗子?柳不由自主的向她们看去。

然而,然而,然而她们早已没了踪影。

终于盼到下班时间,柳从未这麽迫不及待过,而今天,一个晴朗的秋日,一个不速之客从遥远的地方赶来看望柳,这个人是柳的网友,认识两年的网友,一个部队技术干部。他出差路过柳所在的城市,专程停留看望柳的。柳是一个封闭的人,一般不和陌生人接触的,而这个人却破例。柳一直很仰慕军人,而且他们聊得很投机。出于好奇和仰慕心里,柳答应和他见面。

“到哪了?我在某某饭店门前等你,请你吃饭。”接到他的电话,柳心跳加快了,柳很少单独和异性接触,柳在想象着见面后的种种场景,------吃饭,聊天,然后恋恋不舍的分手。柳甚至想好了聊天的内容。柳情不自禁的笑了。一抬头已来到约定的饭店门前,柳匆忙下了公交车,然后拨通那个人的电话。

这时,一个个头不高,胖瘦适中,着一袭军装的男子向柳走来,并没有挂掉柳得电话,以确认对方的身份。

“柳,你好。”中年男子主动打招呼。

“你好。”简单寒暄之后,两人便在饭店的一个雅间落座。

于是,丰盛的饭菜便陆续摆在柳和陌生男子的面前,两人边吃边聊起来。

中年男子很随和,而且总有话题,柳的戒备的心渐渐松弛下来,开始融入中年男子的种种话题之中,中年男子介绍自己是中国人民某科研单位的科技人员,经常出差在外,有时也捎带着做些生意,比如这一次,路过柳所在的城市,便有一事想请柳帮忙,有一件贵重的唐三彩,一时带不走,想让柳代为保管,因为贵重,柳要拿些钱的,择日来取时,除退还柳的钱外,另再加些,以示对柳的感谢。

柳见他说的诚恳,不加思考,应了中年男子的请求。

柳拿了 00元,作为贵重唐三彩的临时价值,给了中年男子。

柳细细的回想当时的情景,中年男子迫不及待的拿到钱,神色慌张,匆忙而去。那一瞬间,柳似乎预感到什么,柳期待中的等待,终于被一个懂行的人画上句号。

“是赝品,不值钱的。”

柳讶然。

第二天,太阳照样从东方升起。

“大姐,帮帮忙,家中有急事,我的手机没电了,能借用一下手机吗?”只见一穿着得体,相貌端庄皮肤白皙,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正站在柳的身边,在一个书摊前,柳合上正在翻看的书,见那男子一脸着急的样子,顿生恻隐之心。“可以。”便把手机递与陌生男子.

“把你的卡取出吧,我怕转移话费。”

“没事,是双卡,你用吧。”

“还是取出吧。”

柳接了卡,继续看书。

可是,突然间,柳想到什么,急回头,早不见了陌生男子。柳才想起,她的手机,她的手机不见了。

柳想是陌生男子有急事,办完事肯定会把手机送回,便开始漫长的等待,直至中午,仍不见陌生男子的踪影,刘才开始觉着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柳悻悻的回到家,因工作需要,柳不得不再买一个手机。

使柳出乎意料的是,那男子果然打来电话,声称上午有急事,误拿走了柳的电话,下午一定还柳,柳姑且信了陌生男子的话,在约定的时间内,赶到约定地点。

时间在柳的等待中飞逝,太阳开始西下,归巢的小鸟呼朋引伴,黄昏的帷幕一点一点的落下,路上的行人开始稀少,柳也开始迷茫。莫非自己等错地方?抑或误了时间?柳回忆了一下,似乎一切都没有错,不对的是那个陌生男子一直没有出现。

正在这时,柳的电话响了。

“对不起大姐,我因有急事,今天过不去了,改日再约你吧。”是陌生男子打来的。

“你为何要骗我?”柳有些愤怒了,柳想不通,为何善良偏偏成了坏人的作案工具。

“不是的,我。。。。。。。”

柳终于愤怒,依然挂断电话,然后如泄气的皮球,一点一点的,吃力的向家的方向挪去。。。。。。

柳走至那片树林的尽头,顿觉头顶上的天空变得更蓝,空气也更加清爽,柳做了深呼吸,开始觉着妹妹的工作有多麽重要,妹妹是一名普通的警察,柳曾经抱怨妹妹不回家照顾父母,柳的三次经历,使她和妹妹的心越来越近,柳暗暗下定决心照顾好父母,不再拖妹妹的后腿,因为社会这个大家庭,更需要众多像妹妹一样的警察来保护,来安定。柳向着家的方向加快了步伐。

共 248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 当善良一次次被别人利用时,还有谁愿意保持善良。我们不圣人,做不到宠辱不惊,我们只是凡人,能做到有仇不报,已算是的仁慈了。未来,我们是继续善良,还是对人都保持一点节戒心呢?我们在感慨人心不古时,是社会所迫,还是我们自身原因。这真有点不清楚。[编辑:风残云]

1 楼 文友: 2016-12-29 09:51:02 问好作者,感谢赐稿杨柳!杨柳因您的文字而精彩!

金振口服液口感符合儿童需求吗
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胃反酸
专为儿童研制的止咳药安全吗
小孩子不爱吃饭缺什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