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怎么可以喜欢上对家粉

发布时间:2019-06-26 05:14:47 编辑:笔名

顾卓立又等了一会才睁开眼,对着窗外的夜色愣了一会,一幅恍惚的样子,“这么晚了,我回去了。﹥杂+志+虫﹥”他站起来往门口走了两步,又想起什么,“酒我也拿走吧?你又不喝。”“不用。”乌锐清下意识拒绝,又顿了顿,“你心情不好可以来我家喝酒。”不要自己一个人闷着。男人解读出他没说完的话,莞尔一笑。走到门口低头穿鞋的功夫,他忽然低声道:“小乌总。”乌锐清:“嗯?”男人平静地问,“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我脱粉廖山了会怎样?”乌锐清闻言舒眉一笑,“陪你喝个解闷酒和你粉不粉廖山无关。更何况,我本来也没觉得你会一直追一个明星。”男人的眼睛一瞬间仿佛被什么点亮了,对着乌锐请欲言又止几次,“那我走了。”乌锐清点头,“晚安。”他锁好门后回身进屋,忍不住握了握自己的手腕。——好像自从被顾卓立攥过一下,那里就有点怪怪的,总感觉有什么在叫嚣着存在感。乌锐清想了一会又不禁一哂,心想估计是沾染了某人爱碰瓷的劣习。当晚入睡前,两天没联系的对家粉突然又蹦了出来。【狍子今天糊了吗:这几天怎么没来朝拜你爹?】乌锐清冷笑。【廖矿群山:怎么,两天没骂你还难受了?】【狍子今天糊了吗:放屁吧你。老子今天人生顿悟,心情好了才想起来点化点化你。】【廖矿群山:哦?终于想通要去死了?】【狍子今天糊了吗:滚。有话跟你说。】【廖矿群山:呵。狗嘴里又要吐出什么东西?】对方沉默了一会,乌锐清放下手机做了点别的,过一会回来,对话框还没刷新。他正要问一句,一条略长的文字发了过来。【狍子今天糊了吗:我和廖山无仇无怨,只是和你较劲习惯了。现在想来家里生意动荡时期多亏有你这个欠骂的家伙在,不然老子真的会抑郁。】乌锐清皱眉把那句话看了两遍。……为什么一点点感动之余却仍然感觉被侮辱了?【廖矿群山:……所以你的结论是?】【狍子今天糊了吗:世界充满爱,撕友也是友。只要你叫一声爹,从今以后,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就把你的号一起解封。】“……”乌锐清终于忍不了了,手指有力地敲键盘:【你他妈死吧!】对方明显是气到他后非常得意,在加密通道里上线下线地疯狂试探。乌锐清冷哼一声,又留了一条言。【廖矿群山:勿轻狂。买好人身保险再去解账号,不然我怕你没命用解开的账号发微博。】【狍子今天糊了吗:呵呵,够胆你就来。】……两天后,乌锐清履行诺言把沈灌约出来见面,也一并叫上了顾卓立。名义上,他要以pierres总裁的身份接触一下沈灌,考察他是否合适担任amber品牌首位代言人,但实际上代言人在公司内部已经决定给另一个叫黎凌的歌手了,拍板的就是乌锐清本人。见面地点是商业会所包场,十来个保安防护,给足了沈灌面子。乌锐清刻意约顾卓立提前二十分钟到,等沈灌来的时候,他一边不动声色地观察着男人的神色,一边似是随口说道:“我等会还有三个会。”顾卓立仿佛他心里的蛔虫,立刻哼一声,“我也急着回集团发呆呢,沈灌能不能行啊,婆婆妈妈,耽误别人的时间就是谋财害命!咱俩已经在他的屠刀下死成一对了!”乌锐清无奈地看他一眼,“至于这么夸张吗?”男人说话太浮夸,反而让人分不清究竟是在做戏还是在玩笑。沈灌穿私服来见面,简单的素色衬衫休闲裤,从头到脚都是清爽利整的。他在圈里小红了两年,已经沉淀出明星气质,不需要靠大牌来撑气场。他走进来先看到乌锐清,礼貌地轻轻弯腰问好,一抬头,又看见了坐在乌锐清背后的顾卓立,脸上的笑容差点就僵了回去。经历上次的事,虽然心里也怀疑顾卓立是被人蒙蔽,但对这个男人的心理阴影却无法摆脱。乌锐清请沈灌对面入座,沈灌努力经营着自己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而顾卓立面无表情地板着脸。顾卓立心情复杂,努力靠面瘫来遮掩。他大佬一样地坐在那,低头满不在乎地刷了刷手机,又似是不经意地一抬眼,看见沈灌,挑眉,“是你啊?”沈灌紧张兮兮,不动声色地往远离顾卓立、朝向乌锐清的方向挪了挪凳子,而后才鼓起勇气微笑道:“顾董,您好,上次的事……”顾卓立打断他,很是不耐烦的样子,“上次的事我道过歉了,你也收到了,以后别提了。”沈灌一愣,“什么时候?”男人挑眉看他,“我抢了你新歌微博的热门,鼓励你了,你也点赞了。你该不会是那种记不住粉丝评论的艺人吧?没印象么?”“……”沈灌一点印象都没有,却只能勉强笑着,“哦——想起来了。但是这事我仍然想和您解释一下,其实那天我也很困惑……”顾卓立听了心里一惊,乌锐清就在旁边坐着,他生怕沈灌说露馅,于是赶紧不耐烦道:“解释什么啊解释,翻篇就完了。我说,你今天来干嘛的?你是想和pierres聊合作,还是想和我为那么点鸡毛蒜皮死磕?”沈灌被他套路得隐隐发懵,“我确实是来和乌总谈合作的。但上次的事其实三两句就能解释清,我……”顾卓立摆手,“别说了,听了心烦还伤感情。”“你让他说吧。”乌锐清拿起茶喝了一口,淡淡道:“既然他说有误会,解开就好。三两句话能说明白的事,没必要各自在心里憋着。”顾卓立:“……”男人一脸苦大仇深视死如归地看着沈灌,把沈灌看得有些犯怵。他原本想说他不是送礼的人,顾董当时掏出那个东西他一开始还以为是要送给他的。但他看顾卓立这幅表情,觉得不能说这些推三阻四的水话,于是直接道:“根据我的调查,我和顾董都被有心人士给利用了。”乌锐清:“嗯?”顾卓立:“?”男人严肃地坐直身子,“什么意思?”沈灌顿了顿,暗自庆幸终于说了一句不招顾董反感的话,但他转瞬又想到没什么证据就在集团老总前黑另一个艺人也未免太龌龊,于是委婉道:“我经纪人说,她看见某人拿着一模一样的盒子去找过顾董,顾董,是这样吧?”顾卓立眸光里透着深深的狐疑,但他察觉到乌锐清的注视,只得缓缓点头。沈灌长舒一口气,“那就对了。我经纪人当时撞见了也没多想,后来顾董摔东西走了,她跑出来看见那个盒子,才意识到是有人蓄意陷害我。”顾卓立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微妙,他微微眯起眼,有些陌生地看着眼前这个每天出现在他微博里的人。他的崽啊,为了讨富贵大佬的好,已经开始睁眼说瞎话了吗?他怎么会有这种崽。沈灌没说瞎话,心里已经十分笃定这就是廖山干的事,但他不能和廖山一起在龌龊深渊共沉沦,于是很君子地说道:“顾董这种光明磊落的人,当然会因此讨厌我,所以对方就能达到踩压我人脉的目的。至于对方是谁,我就不方便多讲了,毕竟这件事是冲我来的,顾董想必也没那么大兴趣知道。”顾卓立:“……”男人深陷于“我崽怎么会是这种蝇营狗苟的小人”无法自拔,旁边的乌锐清却松了口气。——他看过太多人,不会看不出沈灌眉眼中的坚定。他说的都是真实想法,不是演的。而身边的顾卓立迷茫中又依稀掺杂着一丝嫌弃,也十分符合一个廖山粉丝的身份。沈灌:“乌总,那么我们进入正题?”乌锐清回过神来,点头道好。本也没打算合作,乌锐清对amber品牌就没做什么介绍,只是随意地问了问沈灌的从艺经历和之后一年的工作档期。见面很短,前后加起来也不过半小时,而后乌锐清把茶杯稍稍从正面前拨开一个角度,透露出结束的信号,微笑道:“除你之外还有两个人也在我们的考虑之中,终结果月底前就会揭晓,不会影响你的工作档期。”乌锐清站起来,笑着说:“但无论合作能否达成,这次见面让我对你有了不同于网络上的认识,也许未来我们会有你想象不到的合作。”乌锐清说话真诚,让沈灌几乎都不愿意去推敲他话里话外关于面试结果的暗示了,感激地站起来,“谢谢乌总。”他又转向顾卓立,“谢谢顾董。”顾卓立直勾勾地看着他,眼神中有些许迷茫,仿佛不认识他。过了好一会,男人才干巴巴地说了句,“我没做什么。”顾卓立情绪低落,货真价实的低落,乌锐清能感受得出来。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很冤枉小顾董了。这家伙陪在旁边听沈灌说几句话都会委屈成这样,怎么可能真是沈家粉丝。目送沈灌离开,乌锐清正酝酿着怎么哄哄这家伙,却听身边的人叹了口气。顾卓立低着头,回忆着刚才自家崽圆滑社交的样子,忽然问道:“你说咱们这种人追星有什么意思?”乌锐清愣了愣,“怎么突然这么问?”“没什么。”顾卓立站起来,没头没脑地说,“我就是突然觉得,追星的乐趣到头来也就那么回事。对比于追星这件事本身,好像还是和你一起追比较有意思。”乌锐清愣了愣,“我们现在不就是一起云养弟弟吗?你前前后后给廖山花了两百多万了吧,看着他在榜单上一路上升,还不够乐趣?”男人听了这话却仿佛更迷茫了,恍恍惚惚道:“啊,我特么都砸了两百多万了……”乌锐清眯起眼:“你到底怎么了?”“没什么。”男人深吸一口气,“我觉得我还是要重新找一次沈灌,把上次的事好好地问明白。他刚才那个解释我没法接受。”乌锐清“哦”了一声,想要再问一句,却碍于男人的忧郁而默默忍了回去。其实他真的不太懂,那个解释有什么无法接受的?难道这家伙真的讨厌沈灌讨厌到了某种地步,就只能接受沈灌送礼奉承他的设定?乌锐清百思不得其解,等两人要各自上车了,他终于忍不住叫住男人,叮嘱道:“沈灌人不错,别再跟他过不去了。”“喔。”男人闷闷地答。

淮北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平凉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榆林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上一篇:嫡术

下一篇:kiss爱若音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