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补天道二八四假山后垂花洞

发布时间:2020-01-25 06:29:43 编辑:笔名

补天道 二八四 假山后,垂花洞

“那是什么?”孟帅用手指了指身后。

方轻衍漫不经心的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身后远远跟着十几个从人,道:“你説后面那些人?你忘了我们的待遇了,比照皇子啊。皇子出巡哪能没有人几十号人跟着?这还是简化版的呢。”

孟帅哭笑不得,道:“有没有办法摆脱他们?”

方轻衍道:“当然有。跑。”説着当先身子一晃,已经跳上了墙上。

孟帅连忙追去,两人从墙头一路疯跑,转眼之间已经将身后的人甩的不见踪影。

过了一会儿,方轻衍停了下来,指着一座假山,道:“那里去。”

原来那假山中间有一孔洞,本身已经很隐秘,洞口更被垂下的柳条遮挡起来,不是刻意找根本找不到,形成了一间天然密室。

孟帅跟着进去,但觉一阵阴凉,赞道:“真是个好地方,难得你才进来几天就找到了这样的密地。”

方轻衍道:“虽然是密地,可未必没人知道。毕竟此地还在东宫范围以内。我找到的地方,别人未必就找不到,还得靠自己注意。你小心diǎn儿。”

孟帅道:“也是。因为这里看起来封闭,反而会让里面的人有置身密室的感觉,因此丧失了警惕。其实这里四面漏风,哪里藏个人偷听都有可能。你等会儿——”走到洞口,将蛤蟆放出来道:“替我警戒。”

那蛤蟆瞪了他一眼,悻悻去了。

孟帅放了一半的心,那蛤蟆论武力一塌糊涂,但是还是很警觉地,形象朴素不惹眼,又和他心灵相通,是不过的斥候。

方轻衍在后面道:“你的修为好像又有长进。”

孟帅道:“那长进的不是一diǎn半diǎn。”

方轻衍叹道:“每次见到你,总觉得你有长进,哪怕只相隔一天,也是天翻地覆一般,你为什么有这样的本事?”

孟帅沉吟了一会儿,无奈摇头道:“这个真没什么露脸的,主要是靠运气和外挂。”

方轻衍盯了他一会儿,道:“我特别佩服你能够自嘲。总觉得你是个心特别宽的人,因为如此,哪怕心思缜密,哪怕机关算尽,也不见阴沉。就算你处在我的位子上,也必然比我快乐得多。”

孟帅道:“你这是夸我呢?好吧,就当夸我的听。你有多想不开?近你的仇报了一小半吧?中山王府已经完了。”

虽然不知道现在的情形,但从哪天琼岛上真假中山王的神展开来看,中山王府断无存在之理。就算皇帝死了,中山王在天下面前闹了这么一出,还不是声名尽毁。无论哪个皇帝上来,也容不得他们家。更何况现在掌权的是唐羽初

方轻衍道:“中山王府固然衰落,但中山王还没抓到,我的仇怨总是差了一口气。”

孟帅奇道:“还没被抓到?哪个中山王?”

方轻衍道:“挨了一刀的那个。那个平庸的,早就下在天牢里面了,那蠢货,就算他没进天牢,我也无所谓。只是受伤的那个,天资修为实在厉害,比我还强。纵然他挨了一刀,卸了一只胳膊,但修为还在,哪天好了依旧可以卷土重来。可气,那天混乱的时候叫他逃了,再也找不到了。”

孟帅讶道:“都那样了还能逃呢?我当时看他的时候,已经比死人就多一口气了。恐怕不是逃走,是混乱中被人踩死了吧?那时黑灯瞎火,死了一两个人掉在湖水里找不到了,有什么稀奇?”

方轻衍道:“当然不会——哦,你那时已经离开,不知道当时的情形。”

孟帅道:“是啊,我当时不在场,只是道听途説。告诉我情形的那人也不知道情况,只知道有一场混乱的刺杀。”

方轻衍哼了一声,道:“刺杀——中山王不是自己离开的,是被人救走的

孟帅讶道:“谁救走的?”

方轻衍道:“我没看清楚。那时一片大乱,有人看见一个男子把中山王扛走了。当时皇帝被刺,刺客又是先天高手,大家都往那边挤。不过等到那人把中山王带出行宫,倒有几个侍卫阻拦,只是一来那人武功很高,二来还有一个女人接应,被他们逃走了。可恨侍卫没用,除了男女,一条有价值的线索都没有。”

孟帅道:“原来如此。我在外面看到那什么黑泥卫在搜查一老一男一女,老的刺杀皇帝,男的女的就是救走中山王的人。这么説的话,这两件事生的时间还真巧。”

方轻衍道:“你也觉得奇怪吧?我始终认为,刺杀皇帝是假,不过是趁机引混乱,救走中山王才是真正目的。”

孟帅道:“也説得通……不过你也太高看中山王了吧?他有这么高明的先天高手护持,又何须再刺杀皇帝?带着他就走,谁还能阻拦不成?那些大荒弟子不可能为皇帝去追这么一位高手的。”虽然觉得这件事有diǎn阴谋论,但终究也是一个可能,又问道,“你也在中山王府混了这么长时间,知不知道有这么一位先天高手?”

方轻衍道:“不知道。不过我到底是新晋,王府若真有先天高手,那必然是机密,我接触不到也是寻常。而且……也不一定説就是中山王府来救人,也可能是哪个先天高手路过,或者哪个藩镇权臣指使的。”

孟帅道:“哪个先天高手路过……这话你相信么?倒是哪个势力指使的,倒还有可能,中山王这个人也算个爆diǎn,掌握在手里也是一张牌。当时在场的,不缺的就是野心家。不过若是如此,有一件事就不对头了。”

方轻衍道:“什么?”

孟帅道:“倘若行刺只是虚晃一枪,皇帝怎么死了?”

方轻衍道:“那可能是……等等,皇帝死了?”饶是方轻衍对皇家的事漠不关心,也忍不住目瞪口呆,道,“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没人説呢?

孟帅道:“皇后亲口説的,皇帝已经崩了。”

方轻衍兀自难以置信,道:“这怎么可能?这么塌天的大事,怎么一diǎn迹象也没有?我们在这里不説了,外面不是没有人进来传信,也没提过这样的大事啊。”

孟帅道:“所以叫秘不丧。不过也不是一diǎn儿风声也没有。”

真要是一diǎn风声也没有,姜期就不会让孟帅去查这件事了。纵然姜家比别人耳目灵通,一般人还没有意识到,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diǎn风声还是会往外传的更远,到时候能不能把持住局面,就要看皇后的本事了。

方轻衍沉吟良久,道:“会不会是主要是为了救走中山王,但看到正好有刺杀皇帝的好机会,就顺手杀了?”

孟帅好笑道:“那这个幕后主使可够没成算的。刺杀皇帝是多大的事儿,一旦成功,又会引起多大的连锁反应?这哪里是顺便的事儿?除非……”

方轻衍道:“什么?”

孟帅摇头道:“不对,这里头可能很多,根本难有定论。我也想不明白。”,突然笑道,“这都是背后那些大人物尔虞我诈了许久,下了多少棋子,才形成的一个局面。我若是一时半刻就想明白了,岂不成了活神仙了?想不明白才是对的。”

方轻衍道:“我説你心宽,果然不错。不过也是,皇帝死不死,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在乎中山王死不死。”

孟帅道:“中山王应该还是没找到。满大街还在通缉那几个人,京城里外风声鹤唳,看来还要紧一会儿。説真的,你有没有线索?”

方轻衍道:“什么线索?关于中山王的?我怎么会知道,我若知道,早捅出去了,亲手杀他我都不解恨。”

孟帅道:“我知道你现在没有线索,但其实你是有优势的。中山王虽然重伤藏匿,但可能和中山王府联系,就可以从中山王府弄到消息。在中山王府里,你总有亲密些的朋友吧,总有心腹眼线吧?”

方轻衍道:“没有。”

孟帅愕然,道:“没有么?一个人也没有?”

方轻衍道:“中山王府里的人都是敌人,我于嘛要与他们相交?何况那王府里能人太少而蠢货太多,我也不愿意和他们相交。”

孟帅无奈道:“你是卧底呀大哥,展人脉培养眼线,不是卧底重要的职能之一么?有diǎn敬业精神好么?”

方轻衍道:“不知道你説什么。我只需要破坏,又不要长期跟中山王较劲,为什么要做那些令我恶心的事?”

孟帅伸了伸拇指,道:“我服了你了。话説回来,你和张姑娘还有木黎堂联系过了吗?他们有没有什么线索?”他想方轻衍既然没什么心腹人,只有木黎堂父女还算亲近。张瑶卿现在被冼正真带走,估计他是见不到了。木黎堂却地位又高,身份又特殊,不会受到什么牵连,或许从他那里能得到什么线索。

方轻衍道:“阿瑶?她当然也什么都不知道。你想要见她么?”

孟帅道:“倒也不想,等等……你説我可以见她?”

方轻衍道:“自然可以——她就在后面住着啊。”

天水市中医医院
长春专科牛皮癣医院哪个正规
邯郸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亳州男科专科医院
珠海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