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二百九十八章 x先生

发布时间:2020-01-16 23:05:21 编辑:笔名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二百九十八章 x先生

帕尔德不喜欢和铁枷兵团接触,因为与铁枷兵团接触的时候,他总是无法体现出自己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可是为了发展,也为了研究,帕尔德又不得不和铁枷兵团有所联系。

坐在会客厅的人,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头上带着兜帽,如果不是会客厅内只有他一个人,估计帕尔德都不会注意到他的存在。

又是这个家伙,帕尔德又是一阵头痛,这家伙是铁枷兵团的特别来使。

帕尔德和铁枷兵团的联系,也都是通过他来传递的。

不过,和这个家伙交流,帕尔德总是感觉一阵不舒服。

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就是感觉不舒服,非常的不舒服。

每次面对这家伙,帕尔德总会感觉自己像是在面对着深邃的黑暗一般。

他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感觉。

可是,这种感觉又是如此的真实。

帕尔德曾经试图查看这个特别来使的容貌,可是就是看不清楚。

也不知道这个兜帽是不是具有什么技技术,帕尔德就是无法看清楚对方的容貌。

只有那双眼睛,他记得尤为清楚。

看不到任何的情绪,任何的光彩,又不像是机器人的眼睛那样的冰冷毫无感情。

“您好,x先生,让您久等了。”

即便是骄傲如帕尔德,面对这位特别来使的时候,也要放下自己的骄傲,表现出自己谦卑的一面。

这位x先生一点反应都没有,帕尔德甚至怀疑,x先生是不是睡着了。

过了大概几秒钟的时间,x先生终于有了反应。

x先生抬起头,帕尔德率先接触到的就是那对深邃的目光,除此之外,就没有注意到其他方面了。

“时间,对我来说毫无意义。”x先生的语气平淡,并未因为帕尔德把他晾在这里半个小时而生气。

帕尔德原本就有心刁难对方,不过看到x先生的反应,帕尔德不禁有些懊恼。

仿佛自己做了一个幼稚的事情一样,x先生那双眼睛里,看不到半点的波澜。

“不过……我希望你能够准确把握时间,毕竟并不是每次的消息传递,都能够不延误时机,你明白吗?”

“明白,我再次为我的行为感到抱歉。”帕尔德没有强硬的否定自己的错误。

事实上面对铁枷兵团这个合作者,帕尔德并没有太多优势的地方。

铁枷兵团一直都把握着主动权,即便是自己目前重要的实验素材,也是由铁枷兵团提供的。

“对于上次提供给你的实验素材,你的研究进展的怎么样了?”

“进度并不理想。”帕尔德回答道。

x先生看了眼帕尔德:“适当的谎言无伤大雅,可是一旦把谎言当成了习惯,那么你将会失去的合作伙伴。”

很显然,x先生并不相信帕尔德,或者说是铁枷兵团并不相信帕尔德。

帕尔德是基因工程的专家,铁枷兵团内部也有专家,两厢对比之下,可以很轻易的得出结论。

帕尔德有些恼怒,是,他的确是隐瞒了一些关键的信息。

因为他觉得,这些研究发现,是属于他个人的,而不是铁枷兵团的。

他不打算共享这些发现,就如铁枷兵团不会把所有的信息共享给他一样。

“如果你研究出了一些成功而选择隐瞒,那么你的行为将会导致我们之间的裂痕,另一方面,如果你的研究毫无进展,那么只能说明你根本就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与铁枷兵团合作。”

x先生的语气平淡,可是言辞之间却透着咄咄逼人的态度。

“现在,我再给你一次回答的机会,研究进展如何了。”x先生重复之前的问题。

帕尔德的呼吸变得不那么顺畅,一方面是他气的,x先生毫不留情的戳穿他的谎言,让他感到难堪。

而对方的态度,更是让他有点骑虎难下。

而x先生那种逼人的气势,更是让帕尔德难以面对。

帕尔德自问自己是拿捏气氛的高手,可是面对x先生,他却感觉自己始终无法掌握谈话的节奏。

深深吸了口气后,帕尔德说道:“的确是研究出了一些成果,不过还不完全,我需要更多的素材,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在你没有把之前的实验素材消化,取得成果之前,铁枷兵团是不会再提供给你新的实验素材。”

“x先生,你要明白,研究是充满了不确定性,并不是确定目标后,就一定能够取得成果的,如果你们铁枷兵团是以这种态度与我合作,那么我只能放弃这个合作关系。”帕尔德气恼的说道。

x先生站了起来:“这就是你的回答吗?我会如实的转告给上面。”

x先生没有步步紧逼,也没有退让,他就像是一个忠实的传话筒一样,对于帕尔德的恼羞成怒,也没有任何的不满。

看着x先生转身离去,帕尔德急了,他实在是头疼应付这位x先生。

他讨厌这种完全不被控制的谈话节奏,可是他不能失去与铁枷兵团的合作,至少现在不行。

原本他还想以中断合作来威胁对方,可是x先生却不为所动,这让帕尔德更加被动。

“在你离开之前,我需要你帮我将一些文件交给上面,这是我的诚意。”

帕尔德终还是决定,把研究成果拿出来。

铁枷兵团提供的实验素材非常重要,帕尔德暂时还无法离开这些实验素材。

所以帕尔德果断的选择认怂,反正现在研究出来的这些成果,都还不是终的成果。

一旦终成果出来,帕尔德就不需要再和铁枷兵团虚与委蛇。

现在的他,只能将心中的怨念,埋藏于心底深处。

x先生接过帕尔德递给他的数据盘,收入怀中口袋。

“帕尔德先生,我感觉到了你的此刻陷入了某种危险之中,很奇怪的感觉,不要怀疑我的话,收拾你的东西,立刻躲起来,这可以保住你的性命……这是我对你的忠告,再见。”

帕尔德被x先生这没头没脑的话搞的满心困惑,在他看来,x先生的这句话实在是有够莫名其妙的。

难道是铁枷兵团要对自己不利?

不对,如果是铁枷兵团要对自己不利的话,他也不可能会把这件事说出口。

想来想去,终帕尔德只能单纯的把这当作是x先生古怪的性格。

危险?你是想告诉我,与你们铁枷兵团合作很危险是吗?

与此同时,在铁枷兵团的空中要塞中,潘泽和他的学生正在监控着x先生的一举一动。

“老师,实验体X的行为有些古怪。”

“他的存在本身就很古怪,所以做出一些反常的举动,反而不足为奇。”潘泽理所当然的说道。

“不是的,他刚才说出一个很奇怪的话,他的语气就像是能够感知到未来一样。”

“感知未来?呵呵……这根本就不可能,没有人能够感知未来。”

“可是,他并不是人。”潘泽的学生反驳道:“老师,他本来就是特别的实验体,所以我们才给他取名为X,我们甚至无法判断他是否真的听我们的话。”

“这不重要,我不需要他听话,只要他体内的纳米炸弹还在,那么他就必须接受我们的控制。”

“可是……纳米炸弹真的管用吗?”

突然,潘泽和他的学生身后传来x先生的声音:“你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潘泽的学生皱眉问道。

“我感觉到了你的敌意。”x先生淡然说道:“你无端的怀疑,让我处于危险,我需要消除这份危险,告诉我,我如何才能消除你心中的怀疑?”

“不可能,除非我死了,不然我对你的怀疑将会一直持续。”

x先生深深的看了眼对方,不再说话。

“好了,既然回来了,那就回到实验室吧,我们需要给你做一次检查。”

不管自己的学生是什么态度,潘泽更关心的是x的情况。

只有确保x的稳定,他才能继续制造出第二个x。

不过制造一个x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就算是他们这样经费完全由铁枷兵团提供的研究所,依然要慎重对待。

x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一个原本失败后的意外产物。

而x的特殊,也让潘泽放弃了原本的研究方向,转而研究起x。

当然了,原本的研究,他则是丢给了西大制药,也就是帕尔德。

潘泽甚至不确定,x到底算不算是一个生物。

他有思维,也可以自主行动,可是他的生命体征全无,他的存在深处超出了潘泽的理解范畴。

不过这也让潘泽更加的确定,x身上的巨大价值。

x是实验室宝贵的财产,每次对x深入的研究后,都会让潘泽有一种发现真相的震惊。

不过越是深入研究x,就越是感觉到自己的无知。

而这一切,都要从特殊物质X开始说起,特殊物质X的发现,同样充满了各种意外。

有些时候,潘泽甚至怀疑,这些意外是否是有人故意安排的。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在线挂号
汕头天佑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亳州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内蒙古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绍兴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