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河北三河私挖滥采乱象何时止

发布时间:2020-02-15 19:50:47 编辑:笔名

河北三河私挖滥采乱象何时止?

(刘绍仁)从北京往东40余公里处便是河北省三河市,从三河市城区沿102国道往东走不到两公里,便是一副粉尘弥漫的景象,道路简直无法看清。再往前行驶不远,在102国道的北边,一座光秃秃的荒山便出现在眼前。远远望去,山上稀稀拉拉地建有几个蓝色铁皮棚子,还不时有满载砂石的汽车疾驰而过,随之车后立即掀起一股股冲天的尘土,遮天蔽日。随着尘土四处飞荡,很快树上、房上、路上都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这块经常笼罩在粉尘中的地区就是位于河北省三河市黄王庄镇和段甲岭镇之间的蒋福山采石场,近日对这里进行了深入采访。

私挖滥采矿山现象严重,群众生产生活受影响

据了解,河北省三河市黄王庄镇、段甲岭镇一带随意开山、私挖滥采矿石的现象,始于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由于这里的矿产资源极为丰富,有大量高品质石矿、石灰石矿和页岩矿等资源,一些人便瞄上了矿石开采。刚开始时从事这一行业的只有几户人家,由于多种原因,这种随意开山、私挖滥采矿石的现象愈演愈烈,几乎到了疯狂的程度。而矿石开采带来的粉尘污染,也直接影响到了当地群众的生产和生活。

为了了解私挖滥采矿山及其带来的污染情况,开车从北京出发,前往河北省三河市进行采访。

沿着102国道驶出河北省三河市城区约两三公里时,便看见公路北侧有座光秃秃的山。再沿着公路北侧一条三四米宽的小路往里行驶约几公里,便来到了三河市黄王庄镇八百户村委会。

在村委会院门前,围坐着一群妇女和老人。一位金姓妇女告诉,村子背后的这座山叫蒋福山,山里开山采石的人很多,但大多是住在附近的农民。由于没日没夜的开山采石,粉尘刮得四处都是,村子变得又乱又脏,几乎已经看不出哪里是道路了,也看不清太阳。而且黑夜装满石头砂子的汽车不断穿梭,四处都是飞扬的尘土,可脏乱了。仔细看了一下确实如此,金姓妇女和其他人的头上、脸上、身上都蒙了一层薄薄的尘土。

刚来到这里的对此也深有体会:车辆上很快就蒙上了灰尘,村子里沿街的店铺很多半掩着门,行人对粉尘无法躲闪,都尽可能加快脚步。

“仅脏点还好受一些,不能让人忍受的是经常睡到半夜,突然被山里轰隆隆的爆炸声吵醒了,让人无法睡觉。”这位金姓妇女告诉。

这位妇女还告诉,村子附近的山里到处都是采石的个体户,而绝大部分采石户又相对集中在高庄子和蒋福山一带。

按照这位金姓妇女的指点,重返102国道,继续前行约两三公里,便看到了一副惊人的景象:只见一辆接一辆满载砂石的加长加重大型运输车像蜗牛般缓缓驶过,遮盖不严的车箱里不时遗洒出尘土,这些尘土随着汽车的移动在空气中四处弥漫,使整条公路变得灰蒙蒙的,无法看得更远,只有不停地开启雨刷器才勉强看清外面的路况。

注意到,由于长时间的粉尘污染,不论是公路两旁的居民院墙上,还是路旁种植的树上,都挂着一层厚厚的灰尘,已经辨不出树的本来颜色。

汽车穿过公路北侧一条土路,夹在漫长的大型车队中继续前行。行驶了几分钟,看见路东有家叫“三河市勇胜水泥有限公司”的企业,便停下车,只见这家企业大门紧锁,新建的牌楼上落满了灰土。在它的旁边是几间破旧的民房,墙上写着“燕南灰粉厂”的大字。踏着厚厚的灰土走进院子,看到这是一家占地约七八十平方米的作坊式企业,院内呈丁字形排列着一排棚子式的厂房,里面有几台珠磨机在不断地响动。

敲开门,厂子主人洲告诉,他的企业已经建成几年了,一直在这里经营。在他的厂子旁边还有几家灰粉企业,如秀山灰粉厂、勇胜水泥厂等,但由于各种原因他们一般都不开,只有天黑时才开工。

“你有营业执照吗?”问。

“有,办这个执照可难了,一个章就1万多块钱,办这个执照就花了10万元。”洲对说,这个钱花得值,办完执照可以放心大胆地干了,“其实这里不办执照也没事,平常没人查,城里(指三河市)那些土地、工商、环保等部门的人到这里来转一圈,请他们吃一顿饭就没事了。其余的问题根本没人问,什么环境不环境的我不懂,也没人问。其实这儿根本就没人查,更没人管。”

从燕南灰粉厂出来,再继续往北行驶约5分钟,看见公路边有几个大砂石堆,没有任何覆盖物,风一吹,砂石堆便刮起阵阵灰尘,在半空中弥漫。旁边站着位约四五十岁的男人,他看见停下车,就主动走上前搭讪,自称姓刘,这片砂石厂就是他经营的,问要不要砂石,每铲90块钱。

在交谈中得知,这里经营砂石不需要营业执照,更没有人问过环境污染问题,谁想卖砂石只要卖出去能挣钱就行,其他的事根本就没人管。

“我想买块地开矿,行吗?”问。

“那还不容易,你上山找一个叫刘宝银的,只要你有钱,保证给你办下来。”他指着山顶上一片蓝色的棚子说。

随着他手指的方向朝山上望去,一条蜿蜒的小路朝山顶上延伸,满载砂石的重型车辆一辆接着一辆疾驰而过,背后掀起遮天蔽日的尘土,几乎把视线全部挡住。山上有个蓝色的棚子,四周有几辆汽车不停地移来挪去,正装着砂石。

招标走形式,违法开采无人过问

沿着刘姓中年人指的方向驱车行进了几十米,拐过一道弯,又是几间民房,在房门前停下。房主叫刘宝风,她告诉,不久前三河市曾公开整顿过这里开采砂石的秩序。

据刘宝风介绍,所谓的整顿就是将整个蒋福山划成20多片,对外进行公开招标,每个标的为1900万元左右。一般每个标由3户人家组成共同中标,然后3家再分别承包开采。

“我也和别的两户人家合伙中标,但中标的场地都在山里,眼前这片采石场不属于中标范围,是我承包的土地,开采石头挣钱,就一直开采着,谁也不管。也不是我一个人在这样干,像我这种情况的,山里还有三四百家在私下干着呢,没人管。”刘宝风说。

据刘宝风介绍,中标的采石场其实就是买个公开放炮的爆炸权,其余的什么都没有,更没人管理,“炸药国家管理很严,尤其公安局经常来查,根本找不到。如果中标了,就可以直接到三河市公安局办的金能民爆公司申请办理放炮炸山业务,没有中标的企业,金能民爆公司不管爆破。这就是中标与不中标的区别。”

刘宝风指着房前的采石场说,这片采石场不属于中标的范围,虽然三河市的土地、工商、税务、环保等部门的人都知道,开始时还经常来人检查,但时间长了,吃过几次饭,大家都熟悉了,他们也就不怎么来了。更重要的是她这片采石场由于山不太高,矿石相对好采一些,也不需要爆炸,她投资几百万元钱弄来几台采石设备,就这样一直干着。

“我这里的砂石还包括水洗、机洗等砂石品种。为了水洗砂石,还特意开采了机井,挖井没人问,更没办任何手续,有钱就行。”刘宝风告诉。

对没中标的矿山进行乱采滥挖,国土部门竟然熟视无睹,不禁质疑,这种资源被破坏、环境被污染、个人却从中获利的行为,为什么无人过问?

沿着刘姓中年人指的方向驱车行进了几十米,拐过一道弯,又是几间民房,在房门前停下。房主叫刘宝风

,她告诉,不久前三河市曾公开整顿过这里开采砂石的秩序。

据刘宝风介绍,所谓的整顿就是将整个蒋福山划成20多片,对外进行公开招标,每个标的为1900万元左右。一般每个标由3户人家组成共同中标,然后3家再分别承包开采。

“我也和别的两户人家合伙中标,但中标的场地都在山里,眼前这片采石场不属于中标范围,是我承包的土地,开采石头挣钱,就一直开采着,谁也不管。也不是我一个人在这样干,像我这种情况的,山里还有三四百家在私下干着呢,没人管。”刘宝风说。

据刘宝风介绍,中标的采石场其实就是买个公开放炮的爆炸权,其余的什么都没有,更没人管理,“炸药国家管理很严,尤其公安局经常来查,根本找不到。如果中标了,就可以直接到三河市公安局办的金能民爆公司申请办理放炮炸山业务,没有中标的企业,金能民爆公司不管爆破。这就是中标与不中标的区别。”

刘宝风指着房前的采石场说,这片采石场不属于中标的范围,虽然三河市的土地、工商、税务、环保等部门的人都知道,开始时还经常来人检查,但时间长了,吃过几次饭,大家都熟悉了,他们也就不怎么来了。更重要的是她这片采石场由于山不太高,矿石相对好采一些,也不需要爆炸,她投资几百万元钱弄来几台采石设备,就这样一直干着。

“我这里的砂石还包括水洗、机洗等砂石品种。为了水洗砂石,还特意开采了机井,挖井没人问,更没办任何手续,有钱就行。”刘宝风告诉。

对没中标的矿山进行乱采滥挖,国土部门竟然熟视无睹,不禁质疑,这种资源被破坏、环境被污染、个人却从中获利的行为,为什么无人过问?

部门监管不严,未环评企业依然开工

三河市矿山乱挖滥采现象如此严重,作为其主管部门的国土局有没有采取措施?采访了福山经济新区管理委员会国土局,福山新区管委会国土局一位姓李的负责人告诉,他们只负责土地储备,矿山开采问题不归他们负责。

随后,来到了三河市环保局,环保局长的办公室里有不少人,便在局办公室等候。

然而直到下午2点10分,上班时间已过,再次向办公室赵主任提出采访环保局长,赵主任说:“局长正在休息,不能接受您的采访。具体到蒋福山私挖滥采开山的事,您可以直接到福山经济新区管理委员会环保局去了解情况,也可以到市委宣传部去问问。”

从三河市环保局出来,直接来到福山经济新区管理委员会。

据福山经济新区管理委员会规划局兼环保局局长王占国介绍说,这一机构是三河市于2009年11月成立的,才成立几个月,许多工作还是由市的相关部门负责,具体到蒋福山开采矿山之事他以前不清楚。但据他了解,三河市曾经对矿山进行过管理。

“去年5月,三河市对蒋福山地区进行了整顿,划分成23个采矿区进行公开招标拍卖,由群众自由竞标。目前已有22个标的拍卖成功,还有一个标的由于采矿期限已到,所以未能拍卖。这些标的一般都是由3户人家组成一个集体进行竞标,中标后再由他们自主经营,自负赢亏。”王占国说。

王占国还告诉,福山新区管理委员会成立后,大部分工作还是由三河市来抓,他们只是按照市的要求做具体工作。具体到蒋福山矿区的环保工作,他们目前也正在与三河市环保局沟通,按三河市环保局的安排,协助企业完成环境影响评价报告的审批工作。目前已完成11家企业的环评批复工作,其余12家企业即将上报审批。下一阶段工作重点是协助相关部门完成环保厂房的验收,做好日常环境监察治理工作。

问王占国局长,按照环保法的相关规定,企业在未做环境影响评价之前不得开工生产,尤其是开山采矿之类对环境影响较大的企业,更应该先做环评工作,否则按照我国环境保护法律的相关规定是不允许开工的,而蒋福山矿区为什么能违法开采却无人问津?

对此王占国局长表示,他也是才上任,对以前的事不知道,现在也只是抓紧其余12家企业尽快地做好环评工作,促进企业尽快开工。具体到他们是怎么开工的,他不知道,是历史遗留问题。现在只能任由他们继续开着。

同时,在福山新区管理委员会了解到,这些年来蒋福山地区不仅环境管理工作没有跟上,甚至连排污登记、排污收费、污染源治理这些基本的环境管理工作都没有做过,简直成了无人管理的盲区。

当问及是否对当地的空气污染指数进行过监测、其污染数值是多少时,王占国局长表示自己不知道。而从廊坊市环保局了解到,在这片矿石开采面积约4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其大气污染指数至少在劣5级以上。大气状况如此恶劣,一句简单的“历史遗留问题”就能交代了吗?而这里距离北京也仅40余公里,稍有风吹尘埃就会直入北京,不仅对当地的空气造成污染,而且直接威胁着首都的空气质量安全。

从福山新区管理委员会出去,在新区环保局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再次来到上庄开采区。一路上,只见矿石堆满了沿途,问工作人员,这种随意堆放矿石的行为是否符合我国环境保护法的有关规定?矿山开采施工作业毫无环境保护措施,应该如何处置?按照我国环境保护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采掘出的矿石应该覆盖,这里为什么没有采取相应的措施?对于的问题,这位负责人没有作任何回应。

当驱车来到山脚下,这位负责人指着山上正在施工的一间由塑料泡沫板建成的临时房说,这就是他们要求企业制作的环保厂房。这么简易的临时厂房,究竟能起到什么环保作用?这位负责人却说不出来。看到,就在环保厂房四周和山脚下,依旧是堆放的砂石和四处弥漫的尘埃。

三河市矿山乱挖滥采现象如此严重,作为其主管部门的国土局有没有采取措施?采访了福山经济新区管理委员会国土局,福山新区管委会国土局一位姓李的负责人告诉,他们只负责土地储备,矿山开采问题不归他们负责。

随后,来到了三河市环保局,环保局长的办公室里有不少人,便在局办公室等候。

然而直到下午2点10分,上班时间已过,再次向办公室赵主任提出采访环保局长,赵主任说:“局长正在休息,不能接受您的采访。具体到蒋福山私挖滥采开山的事,您可以直接到福山经济新区管理委员会环保局去了解情况,也可以到市委宣传部去问问。”

从三河市环保局出来,直接来到福山经济新区管理委员会。

据福山经济新区管理委员会规划局兼环保局局长王占国介绍说,这一机构是三河市于2009年11月成立的,才成立几个月,许多工作还是由市的相关部门负责,具体到蒋福山开采矿山之事他以前不清楚。但据他了解,三河市曾经对矿山进行过管理。

“去年5月,三河市对蒋福山地区进行了整顿,划分成23个采矿区进行公开招标拍卖,由群众自由竞标。目前已有22个标的拍卖成功,还有一个标的由于采矿期限已到,所以未能拍卖。这些标的一般都是由3户人家组成一个集体进行竞标,中标后再由他们自主经营,自负赢亏。”王占国说。

王占国还告诉,福山新区管理委员会成立后,大部分工作还是由三河市来抓,他们只是按照市的要求做具体工作。具体到蒋福山矿区的环保工作,他们目前也正在与三河市环保局沟通,按三河市环保局的安排,协助企业完成环境影响评价报告的审批工作。目前已完成11家企业的环评批复工作,其余12家企业即将上报审批。下一阶段工作重点是协助相关部门完成环保厂房的验收,做好日常环境监察治理工作。

问王占国局长,按照环保法的相关规定,企业在未做环境影响评价之前不得开工生产,尤其是开山采矿之类对环境影响较大的企业,更应该先做环评工作,否则按照我国环境保护法律的相关规定是不允许开工的,而蒋福山矿区为什么能违法开采却无人问津?

对此王占国局长表示,他也是才上任,对以前的事不知道,现在也只是抓紧其余12家企业尽快地做好环评工作,促进企业尽快开工。具体到他们是怎么开工的,他不知道,是历史遗留问题。现在只能任由他们继续开着。

同时,在福山新区管理委员会了解到,这些年来蒋福山地区不仅环境管理工作没有跟上,甚至连排污登记、排污收费、污染源治理这些基本的环境管理工作都没有做过,简直成了无人管理的盲区。

当问及是否对当地的空气污染指数进行过监测、其污染数值是多少时,王占国局长表示自己不知道。而从廊坊市环保局了解到,在这片矿石开采面积约4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其大气污染指数至少在劣5级以上。大气状况如此恶劣,一句简单的“历史遗留问题”就能交代了吗?而这里距离北京也仅40余公里,稍有风吹尘埃就会直入北京,不仅对当地的空气造成污染,而且直接威胁着首都的空气质量安全。

从福山新区管理委员会出去,在新区环保局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再次来到上庄开采区。一路上,只见矿石堆满了沿途,问工作人员,这种随意堆放矿石的行为是否符合我国环境保护法的有关规定?矿山开采施工作业毫无环境保护措施,应该如何处置?按照我国环境保护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采掘出的矿石应该覆盖,这里为什么没有采取相应的措施?对于的问题,这位负责人没有作任何回应。

当驱车来到山脚下,这位负责人指着山上正在施工的一间由塑料泡沫板建成的临时房说,这就是他们要求企业制作的环保厂房。这么简易的临时厂房,究竟能起到什么环保作用?这位负责人却说不出来。看到,就在环保厂房四周和山脚下,依旧是堆放的砂石和四处弥漫的尘埃。

矿山治理时间表不能仅仅停留在纸上

从上庄矿区回来,再次来到三河市环保局,向环保局长转达了在福山新区管理委员会采访的情况,并征求他的意见,这位局长当即在里明确表示,福山新区管理委员会的意思就是他的意思,他们的说法就是自己的说法,也代表三河市环保局的意见。

当离开了三河市城区,快行驶到离北京不远的燕郊时,一个自称是三河市宣传部的雷姓负责人打来,他在里表示,这些年来,三河市在矿山环境整治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人民生活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善,并不像亲眼所见的那样一塌糊涂,希望留下来再深入地看看。

既然三河市在环保工作方面做了许多工作,那么在蒋福山地区的生态环境保护方面都做了哪些具体工作?当向这位负责人提出这个问题时,却没有从对方那里听到答案。

获悉,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举办之前,三河市曾针对东部的矿山开采问题,制定出了明确的治理时间表,其目标是用5年时间,使东部地区的矿山开采乱象得到彻底整治,并把东部山区建设成为环境友好、产业结构合理、人民生活富足的工业“隆起区”,真正实现“天蓝、地平、路通、山绿、业兴”。希望这个时间表不仅仅是停留在纸上,而是能变成切切实实让当地群众能感受到的行动。

成都银屑病医院专家
广州市南沙区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天津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兰州哪家医院白驳风治得好
合肥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