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一曲蛊迷心

发布时间:2019-06-26 06:21:58 编辑:笔名

【02 王巧】曲迷心在韶州城待了两年之后,忽然有一天,王府外面来了两个陌生人求见。那是一对小夫妻,妻子叫王巧,跟普通的北地女子没什么区别,丈夫叫张勇,看起来有些瘦弱,倒像是南方人。曲迷心一时没想起这两人是谁,但还是见了他们。两人一走进屋里,曲迷心忽然看向名为张勇的男人,略微有些惊讶,“原来是你们啊。”她脸盲,认不出人的脸,但是认得出自己种下的蛊。生死蛊。当初为了替王巧解除后顾之忧,她在那个小倌身上种下了生死蛊,之后告诉他一句话,若是他能说服王巧心甘情愿的放他走,便可以来找她解蛊。“我看你们的样子,不像是要分手啊。”曲迷心疑惑道。两人同时摇头,而后张勇开口道,“我们夫妻此次前来,是想向王妃求问,我身上的蛊,是否会对孩子有什么影响?阿巧前些日子诊出了喜脉。”曲迷心摇头,“不会。”再说了,怀都怀上了还问不觉得晚么,难道还能学现代把孩子打了?得到回复后,两人便离开了,至始至终都没有提解蛊之事。曲迷心看着他们的背影笑了笑。【03 王小二】王小二终究还是选择了跟曲迷心一起走。那日在王府的车队出发一段时间后,他驾着许久不用的小马车,飞速驶过临安城的街道,出了城门上了官道,好不容易追上了王府的车队。远远的,他便看见曲迷心盘腿坐在马车顶上,对他招了招手。王小二随着曲迷心来到北地韶州城之后,住进了王府。他的待遇一如往常的好,即便是在王府里,也有自己的小院子,独门独户。过了两年后,某天曲迷心忽然告诉他,让他去韶州城中挑一处喜欢的地方的买房子了,她出钱。那会儿王小二给吓个半死,以为曲迷心不要他了,差点没直接抱大腿哭嚎。曲迷心有些哭笑不得,之后跟他解释为什么要他搬出去,那是因为曲迷心觉得他差不多到了该成家的年纪了,那会儿王小二已经差不多二十岁了,跟他差不多年纪的,人家孩子都会跑了。曲迷心其实并不想操心这种事,会显得她闲得慌,但是王小二本身一点成家的意思都没有,甚至也不见多看某个姑娘几眼,明明王府中漂亮姑娘那么多。曲迷心知道王小二在临安城中有一群关系很好的邻居,若不是跟着她来了北地,那些邻居的婶子们,肯定早就给他张罗上一门媳妇了。知道归知道,催人相亲或者给介绍姑娘这种事,曲迷心是做不出来的,不过稍稍提醒一下王小二还是没问题。她觉得王小二跟王府里的姑娘不投缘,或许是因为太熟了,于是决定让他自己去外面看看,为了方便他更好的在外面生活,曲迷心准备送他一座宅子,算是提前送的新婚贺礼。王小二听了,扁着嘴可怜巴巴的看她。曲迷心不为所动,王小二只能含泪答应。之后的几天王小二开始在韶州城中闲逛起来,是真的闲逛,一会儿瞅瞅这家小玩意,一会儿逗逗那家门口玩耍的孩子,总之他什么都看了,就是没看房子。如此几天之后,曲迷心也算是明白他这是在无声的反抗了。好吧,既然他这么抗拒,曲迷心就不管了。王小二顿时就欢呼起来。然而他高兴了,安王却不高兴了。话说当初刚从临安城搬回来的时候,知道王小二选择留下,安王背地里没少笑,若非看曲迷心心情不怎么好,他还能笑得更肆意。可惜好景不长,才走没多久,王小二就驾这小破车跟上来了,哀嚎声在山林间回响,安王脸当时就黑了。不提一路上王小二如何跟狗皮膏药似的跟在曲迷心身边,回到韶州城后,曲迷心也隔三差五的就带着王小二到处溜达,即便是安王有空的时候陪着她一起,王小二这电灯泡也一直跟着的,外出的阵容永远是曲迷心X王小二,或者曲迷心X安王X王小二,基本没有曲迷心X安王的组合。每次外出,王小二总能带回那么一二三四五样东西,吃的玩的用的都有,多种多样,并且一个铜子也没让他出。也就是说全是曲迷心请客,换一个说法就是全是曲迷心送的。安王一直过着这样快乐之中又带着点点心塞的日子。又是一年的上元节,韶州城中灯火挂满了街道。为了纪念次表白,安王每年都要带着媳妇去逛灯会放天灯然后站在夜空下看漫天的灯火逐渐飞远。这一年,大兴朝头号电灯泡王小二依旧跟在曲迷心身边,尽职尽着的照明。安王表白的那年,点的天灯是曲迷心付的钱,她决定发挥这样的优良传统,继续担当付钱的人。这样也算是媳妇送的东西了,并且还是天灯,安王十分的高兴。当然,如果没有同样得到了天灯并且数量还很多的王小二,安王会更开心的。放完天灯之后,一行三人回了王府。你问为什么只有三个人没有侍卫?那是因为有曲姑娘在,根本用不着侍卫,每次两个人或者三个人外出游玩的时候,也是从来都不带侍卫的。所以王府的侍卫是整个韶州城里闲的,没有之一。新的一年里,曲迷心要开始给安王缝衣服了,这是当初答应过的事。曲迷心在给安王缝完春衫之后,看着剩下的边角料,灵光一闪,决定废物利用。于是死抠门·睡在装满金子的罐子上·一个钱袋用了多年洗得发白了也舍不得换的王小二,收到了一个崭新的钱袋,不仅样式好看,布料还十分的高级(废话,王爷的衣服质量能差吗)。王小二很高兴啊,立马换上了新钱袋,并且还从罐子里扣出了一个金豆子放进去压钱袋,成天挂在腰间。然后某天,穿上新衣服的安王跟王小二遇上之后,他终于不想再忍这个狗腿子了,因为他再次记起了这个狗腿子死骗子哄走了他媳妇做的个钱袋双袜子件衣裳!于是当天傍晚,去府外遛狐狸归来的王小二,在抄小路穿过某个小巷子回来的时候,被人套麻袋揍了一顿,伤倒是没伤到哪儿,就是特别特别疼。

黄冈癫痫病的医院
七台河的医院治牛皮癣
永州哪家医院专治牛皮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