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神魔百六十五章冲突

发布时间:2020-01-26 12:19:38 编辑:笔名

神魔 百六十五章 冲突

酒馆之内,剑禹一步一步向着那青年和老者走去,面无表情,沉默的可怕。[燃^文^书库][](燃文书库7764)

刚要起身离开的青年和那位老者见到先前冷哼的那人朝着他们走来,青年的嘴角漏出一丝笑意。

“离叔,看来我们有麻烦了!”青年嘴上説着可能有麻烦了,脸上却是漏出了戏虐的笑意,他身边的老者看也没看走来的剑禹淡淡的道“少主我们走吧!”

青年摇了摇头重新坐回了位子上,撇了一眼那名老者“坐下!”

老者听到青年的训斥,心中虽然有气,但也没有办法只好坐了下去,向他们走去的剑禹瞳孔缩了缩,这青年笑里藏刀好大的威风。

几步远的距离,剑禹面无表情的来到了青年的桌上,静静的看着那青年也不説话。青年缓缓的抬起头,嘴角漏出了一丝笑意“这位兄弟可是有什么事情?”

“你刚才説的那番话,让我很生气!”剑禹紧紧盯着青年冰冷的説到。

“大胆,竟敢如此和少主説话!”周边的那老者听清楚剑禹的话,不等青年説话脸『色』大变,立刻出生呵斥道。

剑禹得目光一直在青年的身上,那老者出来呵斥,他不由得一愣,随即冷笑道“管好你得狗,否则我会更加的厌倦!”

青年眼底闪过一丝狠『色』,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控制不住就要出手的老者,不带任何感情的道“你退下,没我的允许不要説话!”

老者哼了一声恨恨的看了一眼剑禹,转身走到了青年的背后目光中满是很辣之『色』,似乎已经把他的主子也给恨上了。哼这些年来他也是受够了这种用着他时他是人,用不着时他是狗的日子,别看青年男子平日里笑呵呵的叫他离叔,只是在他的心中自己只是一条会咬人的狗罢了!

“哈哈,阁下的口气不xiǎo啊!”青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剑禹淡淡的道“现在我也想告诉你的是,我现在也很生气!”

青年阴沉的看着剑禹,脸上的怒气表『露』出来,剑禹看在眼中微微一笑“你生气关我何事?好了,现在我不生气了,再会!”剑禹説完转身离去“慢着!”

背后传来冰冷的声音“怎么你解气了就想走吗?我还没有解气呢!”

剑禹回过头冷静的看着青年道“你想怎样?”

“杀了你”

剑禹微微一愣,接着哈哈大笑起来“阁下好大的口气啊!我没招惹你就要杀我,别怪我没提醒你,这里可是东方城禁止打斗的!”

青年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东方城又怎样?我要杀你谁能拦得住?”説完青年脸上的冷笑越来越浓仿佛毒蛇一般紧紧地盯着剑禹。

后面的那位老者面『色』微变“少主,万万不可中了他的计策,东方城是不能动手的!”

“哼,不能动手?”青年冷哼一声指着剑禹道“告诉我他是怎么回事?”

老者看着绵连笑意的剑禹微微一愣,心底暗骂一声真是个蠢货么索『性』闭上嘴不再説话,青年狠狠的瞪了一眼那老者气愤的道“这xiǎo子在东方城内打斗,东方朔都没有找他的事情,现在本少动手杀人,他敢阻拦不成?”

剑禹现在越发的肯定自己面前的这个少年十分的不简单,竟然来年东方城的面子都不给,他到底是谁?就这么离开不是剑禹的行事方式,他必须要让这少年知道背后説三到四是会承担后果的!他倒要看看这少年是不是真的如同他説的那般厉害!

“你説你要杀我?”剑禹一副惊讶的模样盯着那少年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我真的好怕怕啊!”

“混账,你是个敢这么和本少説话的人!”青年脸『色』再变,几乎要忍不住出手了“不要以为你敢和剑无痕争斗就天下了,本少要杀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剑禹听到青年的话,嘴角上扬『露』出一丝笑意“哦,你不是要杀我吗,别在这里废话,快快出手吧!”

“混账,找死!”青年终忍不住手中出现了一把散发着无尽威压的战戬向着剑禹斩去,他身后的老者见到这一幕立刻闪身挡在剑禹的身前双手合十将戬身挡住“少主不要中了他的计,他这是*你出手然后引来城主府的人,你玩不可动手啊!”

“给老子滚开,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管本少的事情!”青年不听到他提起城主府还好,一听他再次拿出城主府来压自己握着战戬的双手猛地一转戬身从老者手中滑了出来“哼,就算是东方朔来了又能奈我何?”

剑禹见到他竟然敢真的出手説实话他是愣住了,当那个老者拦下的他的战戬时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气势竟然七阶神级,七阶神级的仆人?这青年的来头不简单啊!

再加上这少年虽然自大,但是一身的修为也是深厚,至少是在六阶后期之上,他虽然有了奇遇修为到了六阶也仅仅是初期罢了!因此鉴于不敢迟疑身子快速的向着后方退去。

“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敢动手当真是好气魄!”剑禹还在不断地刺激这个青年想要尽快把城主府的人引来他倒要看看这城主府敢不敢动他!

“哼,找死!”青年冷喝一声,手中的战戬变换莫测向着剑禹直劈直砍都被剑禹巧妙地躲了过去,自始至终剑禹都没有动手只是在闪躲,等到城主府的人来了之后他也好有説辞罢了!

“大胆,谁人敢无视城规再次打斗?”两人从酒馆之内一套一追跑到了街上,剑禹的身影在人群中不断地闪躲,而那少年却在人群里胡砍『乱』砸,已经上了不少的人,当那青年追上剑禹的时候,这是空中突然出现了一道身影,身穿白『色』战甲一身全是银白的高手!

剑禹见到来人心中微微松了一口“这位统领大人!我本来是在酒馆中喝酒,这人竟然出口羞辱在下,在下心中不岔就想和他理论几句,没成想他不但不改还要出手杀我,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他自己!”剑禹説打着狠狠的盯了一眼那青年道:“大人还是别问了,你问了他一定不会承认的!”

身穿白『色』战甲的那为统领听完剑禹所説盯着下方的那少年威严的道“他説的可是真的?你不敢承认?”

“哼,他説的没错,我就是要杀他!他不是説我不敢承认?”青年面带不屑的看了一眼剑禹对着那名统领説道。刚刚追到他身边的那个老者脸上突然变了,在心中狠狠的骂了一句傻*,这么简单的圈套他竟然没有察觉还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真他妈傻*!

“好,既然你承认了,那就跟我回城主府接受惩罚!”身穿白『色』战甲的统领面无表情的説道。

那青年一听将战戬收起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你説要将我带回城主府接受惩罚?哈哈。真是笑死本少了!”青年説到这话音一转“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敢这么对本少説话,别説是你就算是东方朔来了也绝不敢这么对本少!”

“混账,城主大人的名讳岂是你可以『乱』叫的?”身穿白『色』战甲的统领听到这青年竟然敢这么猖狂彻底的愤怒了!

“你不走,今日我便带你走!”説完那名统领突然出手向着青年飞了过去“哼!找死!”青年毫不畏惧战戬出现在手中和那名统领打了起来。

躲在人群之中的剑禹看着和那统领大的不分上下的青年心中很是庆幸自己额米有出手不然只能是自找苦吃。凭着七阶不到的实力竟然能够和正宗的神级高手斗个旗鼓相当,真是不简单,尤其是他手中的那把战戬简直是绝了。

“混账,还不束手就擒!随我回府听候发落!”

那统领越战越心惊,争斗了片刻他发现自己竟然只能和他战个平手他可是连七阶都没有到啊!

“哼我还是那句话,就算是东方朔来了也不能如何我!”青年猖狂的大笑一声吗,淡淡的説道!

那统领恼羞成怒,近不知怎么了,竟然出现了这么多的高手可以越级对敌,若是今日再拿不下此人他们城主府的威信可就名存实亡了!

正当二人逗得难分难解时空中突然爆发出一阵强大的气势紧接着一道声音传来“哼,何人在此放肆,期我东方城无人吗!”

欢饮刚落接着一道伟岸的身影出现在空中,赫然就是东方城城主东方朔。

“属下见过城主大人!”那名统领见到东方朔出现连忙跪倒在地“属下无能,请城主大人责罚!”

“哼!废物!”东方朔哼了一声然后盯着下方的那青年眉头微皱“你是何人,为何在东方城放肆!”

青年冷笑一声将战戬狠狠地砸到了地上大笑一声道“你就是东方朔?”

东方朔眼底闪过一丝狠『色』沉声道“正是本座!”

“哼,是你变好!你可知我是谁?竟然想要拿我!”青年不懈的看着上方的东方朔不屑的説道!

“城主府有规定,任何人不能再次打斗!否则按城规处置!”东方朔冷哼一声朗声説道!

青年听完之后目光转变紧盯着人群中的剑禹狠狠的道“这人你为何不抓偏偏抓我,这也是你们城主府的规矩?”

剑禹见到这青年指向自己微微一愣然后苦涩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上方的东方朔看了他一眼声音的变得越加的冷淡“抓不抓是我的事情,你管得太多了!现在随我回去接受处罚!”

“哈哈,真是可笑,东方朔你当真确定只抓我不抓他?”青年冷冷的盯着上方的东方朔,双眼几乎能够冒出火来!

“哼,本座説话岂是儿戏!”东方朔冷笑一声“他牵扯的乃是众多的高手,犯错情有可原!此时日后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好好好!好一个虚伪的东方城主,知道他与那几人有关系将事情推得一干二净!”青年冷笑一声手中的战戬消失不见恨恨的道|“东方朔你这是欺我风家无人吗?”

上方的东方朔听到这青年説风家,一时间愣在空中説不出话来!

安吉县中医院怎么样
长春专业银屑病医院是那家
吉林好的专治白癜风医院
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大连中医牛皮鲜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