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评论:女教师的“三陪”之惑

发布时间:2018-12-17 10:03:15 编辑:笔名
评论:女教师的“三陪”之惑 一千年以前,韩愈这样评价教师: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

但是一千年以后,湖南某区教育局长用行动为教师重新定义:师者,陪酒陪聊陪舞也。

不过此定义所描述的“师”并不是整体教师队伍,而是20多名的女教师,年轻的女教师。

事情是这样的:6月27日,网上出现一个帖子,讲述两月前湖南株洲某区教育局长同学会找女老师当“三陪”。

为弄清事实真相,记者前往当地调查。

了解到的是,女教师们是被教育局工会负责人以“教育局办晚会”的名义召集的,而演出时却发现参加的是局长的同学会。

对于此事,当地区政府已进行了调查,称此次活动是内容健康、积极向上的。

局长本人还就此事做了检查。

既然活动“内容健康,积极向上”,局长为何做了检查?无非是利用公家的资源,为自己干了“私活”。

这也是女教师们感到很不舒服的缘由。

她们说:“老师的任务是教学,而不是取悦领导。

”因此当她们发现教育局交代的“任务”不过是同学聚会时,感到“老师的人格哪去了”?然而有一点值得注意,尽管大家都认为“三陪”很没面子,但当时除了两位老师因故离开,其余老师都坚持到了活动结束。

老师们之所以这么“稳得住”,固然和她们心理素质过硬有关,但更重要的原因恐怕是碍于领导的面子。

一旦开罪了局长,局长找到校长,校长若是动怒,自己的饭碗也许就难保了。

为了饭碗,即使心里一千个不乐意,还是得强颜欢笑。

教师职业的神圣无庸赘言,但这个职业和其他所有职业一样,身临的是职场。

教书育人以外,还要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

如今的教师,不再是扬言“无鸡鸭也可”的私塾先生,也不再是哀叹“但有一线路,不做孩子王”的代课糊口者。

在掌握自己前程的上级领导面前,教师只是个职员。

职员陪酒陪舞陪聊,在很多行业都存在。

某些企业招聘时,甚至直接考查应聘者的酒量。

对于这些,我们早已司空见惯。

甚至比“三”更多的陪,我们也已经耳熟能详了。

那么,为什么我们看不惯女教师“内容健康”的“三陪”?仅仅由于她们是教师,仅仅由于她们担负的职责是教育。

如果教师与“三陪”为伍,学校会是怎样的学校,教育会是怎样的教育?大胆假设一下,如果教育局长可以随意支使校长,校长可以随意支使教师,教师可不可以随便支使学生?比如声称上劳动技术课,让学生收割自己田地里的庄稼?这个例子不是假设,是我做学生时经常的“遭遇”。

说句实话,老师让我帮忙干活我没意见,但若以上课的名义,我不愿意。

同样的,局长若以朋友身份邀